二百円咖啡☕

「俺は勝ち逃げするよ」

[Y2]イケメン税(上)


▲主播S×宅男N

▲脑洞来源:「世界奇妙物语——美女税」

▲对有关颜值描写敏感的gn请注意避雷。(设定需要,两位先生在我心里都好看得没谁了)

▲イケメン:池面(`・3・´)帅哥(*.゚ー゚)美男。(换来换去都别扭,直接写成池面了。觉得奇怪的gn请自行替换)


指路: (下)    (番外)
1.

「您好,加上池面税,共计1200円。」

大夏天的中午,逛便利店的人也不多。面对旁边女性时不时传来在意的目光和便利店员甜甜的笑容,樱井翔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他接过装着照烧鸡肉便当的袋子,冲收银机旁边那台带有圆乎乎摄像头的黑色机器挥了挥手,打算回到对面的电视台大楼里享用愉快的午餐。



太好了,今天的税率也很稳定。

可以放心晚上的直播了。


「您好,请稍等。」

店员平时训练有素的营业性稳定声音突然带了些惊讶。

「池面税是百分之二十…二十五!这位客人,共计625円。」

这让正要踏出店门的樱井停了脚步。

25实在是个让人不得不在意的数字。



不会吧,比我还高。



他转头看去。

收银台前站着个猫背的少年,斜戴着的黑色棒球帽给人一种像是被随手扣在头上的感觉。

听到自己的税率时,少年愣了一下。

然后他伸手将帽檐转到前面,压低,似乎想要遮住皱在一起的眉毛。

 

别吓我啊这机器怎么回事啊啊啊。

上一次还是20%的啊啊啊。

钱不够了啊啊啊。



2.

朝收银台这边看过去的人不止即将踏出店门的樱井。


「呐呐,你听到了吗?25%诶!」

「啊啊听到了听到了!我还从来没见过超过20%的人,原来这就是25%的脸吗!」

「天啊,不是说20%就妥妥地能进演艺圈了吗!」

冰柜那边几个选三明治的女子高中生的语气又细又尖的。


少年将帽檐压得更低了。

他把手伸进裤兜里摸索半天终于掏出两枚硬币,500円和100円在手心里轻轻碰撞着,发出寒酸的叮咚作响声。

在带着明显犹豫的时间里,硬币都被他握得有点沾上了汗水。


「那个…不好意思,我不要了。」


用越来越小的声音说完,少年用力抿了抿嘴巴。准备将硬币重新塞回口袋里闷着。

帽檐下面散发出一种湿漉漉的失落气息,他看起来只是个初中生的样子。这让樱井有些于心不忍。

 

「我帮你付。」



3.
 

「谢谢你,樱井桑。」

少年把帽檐抬高了一点点,对樱井露出感激的笑容。

樱井终于看清了他的脸。

鼻梁挺挺的,嘴唇薄薄的,苍白的皮肤有一种和这个盛夏格格不入的冰凉感,眉眼有灵气。

多么好看的一张脸啊。

那一笑,樱井觉得心都化了。

 

不过他也没问我名字?

 

「诶?你认识我?」

「明星主播啊。」

少年用拇指抹了一下嘴角的一点可乐饼渣,又咬下一小口嚼起来,含含糊糊地讲话。

「谁不认识。主播先生你人真好,和电视里一样好。」

 

这话樱井听着很乐。

看着少年开心地咬着手里的可乐饼,樱井觉得有一种满足感。

为25%的脸花钱原来是这样一种心甘情愿的感觉啊。

 

「你叫什么名字?」

「二宫和也。叫我nino就好。」

「nino,你在哪里上学?」

工作日的中午没穿制服跑到便利店买午饭的中学生可不多见,不会是生病请假了吧。

「…哈?」

二宫和也差点噎到,他咳嗽了几下,樱井慌忙帮他拍了拍背。



「我说主播先生,我已经28了。」

 

樱井瞪圆了大眼睛。

他想,自己的十代中学层粉丝增加计划果然仍在停滞不前中。


4.

樱井翔是那种只要休息不好睡眠不足饮食不规律就会很快在脸上反映出来的体质。

作为一个以上电视为工作的人,这不太妙。


『今天的sho桑有点圆圆的诶。』

『不过sho桑就算有双下巴也很可爱呢!』

『大家不要说他胖了好不好,他只是太累了会肿。还是那个完美的20%。』

『也是也是,税率说明一切。但是注意休息啊主播。』

 

周一晚上播完新闻他回家刷twi的时候,偶尔就会看到这样的评论。

就算被说可爱……也还是有点郁闷的。

20%啊……



当池面的压力很大的。

年初时他还毫不吝啬地往钱屉里塞了两张福泽谕吉,然后特地向神明大人许下这样的愿望:

「脸啊,脸!变好看吧!」


「sho酱,其实你已经够好看了。」

陪他一起去参拜的大亲友相叶雅纪这样对他说。


樱井白了一眼精瘦精瘦从来不肿的相叶。

「上电视的又不是你。」


5.

当二宫和也看到电视里出现“池面税”法案正式推行的新闻时,他对着屏幕上笑得爽朗的主播咬牙切齿。

只是当时没有想到有一天会被爽朗主播解救。

其实也不是人家的错,税法又不是他定的。


说到底还是因为政府闲出屁。

什么池面税。

长得好看招你惹你了。


6.

「怎么,我不是中学生就后悔帮我付了吗?」

二宫吃完那个可乐饼,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巴,咖喱牛肉味的。然后他眯起眼睛盯着面前这位惊讶的主播。

「啊,不是。只是你竟然只比我小一岁,我有点吓到。」

「那,难不成你嫉妒我?fufu,20%的樱井先生。」

20%被二宫拖得特别长。



 嫉妒?

樱井翔觉得自己可能还真有点嫉妒。

 

7.

经济专业出身的樱井在看到池面税政策的时候吓了一跳。


这个世界对颜值高的人是很温柔的,大部分时候是。至少为他们的生活和工作带来了些比别人稍多一点的福利。

虽然自己说有点那个什么,樱井自认为也算是这种福利的受益者。

所以——

收点税就收点吧。

 

然后不得不承认的是——

在其他男性只为照烧鸡肉便当付1000円原价或是只加上些零头性质小税的时候,那个税率小机器发出的20%认定声仿佛就过分清脆爽耳,总是能让他即使多付200円也感到有些小愉快。

 

哎呀,我这个虚荣又诚实的人。

樱井经常这样一边自我检讨一边自我认可,再摇几下圆圆的脑袋,然后满足地吃掉便当。

 

一开始是这样的。

 

后来工作更顺利,工资和职位水涨船高,连晚间新闻也有单独负责版块了。20%税率的池面主播成为了电视台的一块招牌,不过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的应酬酒局和工作压力。

 

一起出来买东西的时候,樱井翔对着服装店里的镜子,哭兮兮地拉着相叶雅纪问:

「呜呜呜,你看我是不是又肿了。」

相叶都习惯被他老抓着问了,所以就只顾着挑手里的衬衫,也不抬头看他,随便应付几句:

「没有没有,sho酱是大帅哥。很好看的很好看的。」

 

这话刚刚说完,樱井翔一向疼爱的测定小机器就对着他报出了优美响亮的声音:

「イケメン税 税率15%。」

相叶也听到呆了一下,他终于把视线从衣服移到大亲友脸上。

「sho酱,你好像是有点肿。」

 

前所未有的强烈危机感袭击着石化的大亲友。



不行。

不行不行。


合理饮食,加大运动,调整睡眠。

樱井做出了非常多的努力,但还是无法完全抛下工作压力。于是——

他变成了政策推行后税率在最短时间内上下浮动频率最高的人,并且直到现在也维持着这个状态。


8.


相叶雅纪在大亲友面前表演新段子。

「sho酱,我现在给你模仿恋爱中的少女占卜。」


他拿起一朵花,把花瓣一片片轻轻撕下。一边撕一边念:

「15%,20%,15%,20%......」


挺好挺好,就这样吧。

人要知足。

 樱井翔不理睬他,继续开始有氧运动。


9.

「那么——」二宫双手合十,「多谢款待。」


「我开动了。」

只顾着看二宫吃可乐饼,樱井这边还没动筷子。

「sho桑。」

突如其来的名字称呼让樱井的心里扑通扑通的,照烧鸡块咬了一半差点掉出来。看着对方这种反应,二宫愉快地勾起嘴角。

「我说,sho桑。你吃饭的样子好像仓鼠哦,fufufu。」

樱井不知怎么回他也不知这算不算被称赞了,他扒得更大口试图掩饰自己渐渐红起来的脸。

他移开话题:「你不回去吗?你在哪里工作?」

二宫的脸色突然有点难看。

「托池面税的福,我早就没工作了。」

二宫指着电视台大厅里贴着的那个巨幅交税宣传海报,耸了耸肩膀。


「诶?」

「本来就是民营小公司,每次报销的时候我的费用最高了。一开始还拿我打广告,时间一长就说养不起我这种人了,就把我炒了。」

 可是没了工作也得吃饭也得消费也得交税,因此时间一长。

「现在连房租和水电费都快交不起了。」

「这,这样……」樱井艰难地咽下一口米饭。

「所以sho桑就不能想想办法吗?」

比如作为池面代表在新闻里给大众反映一下这项苛税暴政。

 「我?」

「对呀,这可是你当初报道的。」

理由多少有点牵强就是了。

「……」



作为一个总是为税率浮动不定而心情跌宕起伏的人,樱井心情有点复杂。



可那是25%啊。

那是他梦寐以求的25%啊。

真是怎么看都赏心悦目。



对稳定高税率的赏羡胜过了对悲惨遭遇的同情。

就连插着手臂认真烦恼的样子,也非常有吸引力。

你瞅,那眼睛里面水汪汪的多好看。



樱井咽了咽口水。



「nino,那你要不要……和我一起住?」




TBC(……?)



 美女税是世奇春季SP里我最喜欢的一个故事,不过脑子太笨加上习惯性不走心(…)和朋友看第二遍的时候才被点醒了最后反转的妙处。

但是写不出那么妙,仅仅借用脑洞设定交税而已。反正S要给N当财布_(´ཀ`」 ∠)_(喂)

这两人交往的话……
一定会穷死的吧。

 

 

评论 ( 19 )
热度 ( 324 )

© 二百円咖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