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円咖啡☕

「俺は勝ち逃げするよ」

[Y2]イケメン税(下)

▲主播S×宅男N

▲脑洞来源:「世界奇妙物语——美女税」

▲对有关颜值描写敏感的gn请注意避雷。(设定需要,两位先生在我心里都好看得没谁了)

▲イケメン:池面(`・3・´)帅哥(*.゚ー゚)美男。(换来换去都别扭,直接写成池面了。觉得奇怪的gn请自行替换)


指路: (上)  (番外)


10.


面对樱井翔没头没脑的提议,二宫和也瞪圆了眼。

「啊、不是。我是说,我可以养你。」
「……?」

主播有职业素养。

「不对不对,我的意思是,我可以聘用你。」

所以慌乱中也能够有条不紊地整理好语言。


11.

那么,所谓聘用?

比如每天醒来之后的丰富早餐。

比如起居室整洁又干净终于像个名副其实的成年人住所。

比如纠结好久配什么颜色的领带和衬衫最后被staff一秒驳回的状况没有再出现。

 

再比如,每晚回来后迎接自己的不再是冷冰冰的房间,而是软软乎乎又可爱的小池面。
 

「sho桑今天吃螺丝了,我看到了哦。fufufu。」

「sho桑——再不去泡澡水就凉掉了。」

「啊啊啊sho桑!有蟑螂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可怕!!!」
……偶尔也会发现这种让人有点意外的一面呢。


如果,如果可以的话——
永远住在一起吧。

啊。想什么呢我。


12.


今天是周一,樱井翔照例在家吃了饭再去电视台工作。

他吞下一大勺白米饭,两腮鼓鼓的。二宫看着他的模样忍不住捂嘴笑。


「sho桑你干嘛吃这么急,又没人和你抢。」

「因为nino做得实在太美味啦。」


樱井笑眯眯地看着对面渐渐不好意思起来的二宫。

小池面用肉乎乎的爪子蹭了蹭鼻子,耳朵稍微有点红。
他把头扭到一边,轻轻嘟哝:「那是当然了。」

晚上二宫也照例准时守在电视机前看樱井的直播。


今天的sho桑也有在努力工作着。

好帅气啊。

认真工作着的人。


多久没有过了呢?

和别人一起吃饭,又被坦率直白地称赞手艺。

看着对方努力的样子,自己也仿佛从中获得了力量。

这样的事情。


只是我到底……是不是帮上了忙,还是成为负担了呢?


二宫忧心忡忡地看了一眼这些天去购买食材的小票,25%有点过分醒目。


13.

樱井头一次见二宫做早饭时一直打哈欠的样子。


最近是不是太累了啊。

这绝对不行。

他可一直拿这小池面当宝贝呢。


「nino,这几天就不要准备我的晚饭了,你自己吃完早点睡觉就好。」

「……嗯,知道了。」


是错觉吗?

对方回答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犹豫,或者说…寂寞?


不过樱井没有太过在意,他放下手里的报纸,回想起昨晚检查过的存款余额。

最近的下降速度大概是平日的两倍多一点——

难怪嘛,被两个池面吃着呢。


这几天就尽量不推脱应酬了,毕竟和领导搞好关系也是很重要的。

好,工作也要更努力。


樱井今天也回来得很晚。

他轻轻推开门,客厅还亮着些微弱的光。他尽量不发出声音,轻手轻脚地走进去,就看见二宫蜷缩成小小一团,在沙发里熟睡着。

之前也有过几次这样的情况,像这样盯着二宫毫无防备的睡脸。不过之后回想起来的时候,总会产生出把那个想入非非的自己暴揍一顿的冲动。

但是冲动来得快去得更快,并且不容易被记起。

 

樱井贴近那张小动物一样的脸,温软的吐息柔柔地呼在他脸上,带着一点点洗发水的柑橘香味一同飘来。


他再一次看得入了迷。


如果,如果可以——

想把你永远这样留在身边——


樱井伸手拨了拨二宫额前的碎发,一点一点将距离缩短。


「sho…桑?」

二宫动弹了一下肩膀,轻轻皱了皱眉,稍稍睁开眼睛。樱井吓了一跳,赶紧把头扭到一边。


啊——好险。


「不要在这种地方睡觉,会感冒的。」
「嗯…嗯。」


二宫含含糊糊地应着,带着比平时更重些的鼻音,软软糯糯的,挠得樱井心里痒。想趁着神清理智的时候赶紧抽身,却发现自己的袖口被二宫扯着。


「sho桑……以后,不要这么晚回来好不好。」

 

这话让樱井愣了愣。他低头看下去,看到的是他从未见过的落寞神情。虽然只有短短一瞬间,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大概由于一直缩在沙发里,对方柔软的头毛被蹭得有些乱。浅浅的瞳色在昏暗灯光的映射下发亮,含着水似的。半分清醒,还泛些红。


樱井眼睛一闭。


再见了,my理智。


14.


「唔!……嗯….. 」


突如其来的亲吻让二宫彻底清醒了。

没有反应和拒绝的空隙,下唇被轻轻撕咬着,吮吸的力道不轻。樱井的动作很温柔,但也能感受到抑制不住的心急。

分开的时候两个人都喘着气,通红通红的除了彼此的嘴唇,还有樱井的脸和二宫的耳朵。


可从头到尾二宫都没有推开他。

 

「sho……桑?」

二宫用手蹭了蹭湿漉漉的嘴角,沾着不知是樱井还是自己的唾液,总归叫人羞耻。

他瞪大眼睛看樱井,茶色的眸子里写满不解和困惑。

也有藏在最深处的,谁也没有发觉的,一点点期待。

 

人生,总是有几个回过神来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何等冲动之事的瞬间。

在很快就要步入奔三大关的樱井翔的人生中,这些瞬间都是小概率事件。

在他遇到25%之前。


所以有时候樱井会想,是不是事件发生概率跟税率成正比。

 


樱井慌乱地摸了把头发站起身。

「对……对不起!你早点休息!」

然后逃也似的冲回卧室。


15.


樱井以为只要装作无事,就可以像之前那样继续迎接很多个平凡又幸福的早晨。


前提是他没有像这样失眠。

清晨4时半,他忍不住下床倒水喝。瞥了一眼客厅,沙发已经空着了,现在二宫大概在房间里睡着。


樱井慢慢走到二宫房门前,每接近一点,心跳好像就变得更快更响亮。等到握住门把的时候,手心里已经全是汗。

冷静,樱井翔。

这里可是你家。

用这样的理由强行说服了自己,樱井轻轻将门打开一个小缝,露出一只大眼睛在房间内探索着。

奇怪的是并没有人在里面。

「nino?nino——?」

喊了几声也没人应,樱井慌了神。


家门外突然传来几声金属碰撞的声音,樱井急忙走过去。

在猫眼里,他看见二宫戴着初次遇见时的那顶黑色棒球帽,白T。

二宫正蹲着身子熟练地摆弄一辆自行车,车筐里放着深绿色的布袋,布袋中塞满的是——报纸?

眼瞅二宫推着自行车就进了电梯,樱井赶紧换好衣服随即出门跟上。

外面的天还半黑着,路灯微微亮着光。樱井在后面跟着,二宫独特的背部曲线在他的视野里一上一下晃动,有些吃力地蹬着车。樱井想起了书里写的那些辛苦兼职的中学生,小心地将报纸送进一家又一家的报箱。

他是同太阳的初升一起回来的,只不过报纸袋子空了,白色T恤也湿了大半。

樱井抢在他前面上了电梯进了家门。


接着传来的声音是:开门,关门。洗澡,做饭。

这声音让躲在房间里的樱井听着刺耳,心里很不是滋味。


16.


料理早饭的二宫脸上也毫无意外地全是疲惫,像是被瞌睡虫附体一般打着惊人数量的哈欠。

也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sho桑,吃饭了哦。」

这样喊道。


樱井心不在焉地喝着味增汤,时不时偷瞄对面的人几眼。

最后还是开了口。

「我说,nino。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吗?」


二宫显然没料到这样的提问,他一边躲开视线一边将手不自觉地蹭上脖子。

然后故作轻松地回答:「没有啊。」

樱井看他这幅样子,索性直截了当地挑明。

「你在打工?」


二宫愣了几秒,脖子上的手随即无力地垂下来,像是放弃了某种抵抗。他努力挤出笑容,尽管还是有些尴尬。

「暴露了啊。」

樱井放下碗筷,脸上没了一点点开玩笑的神情。

二宫头一次见他这个样子,有点不自在。

 

「为什么要瞒着我去打工?」

「不可以吗?」二宫耸了耸肩膀。

他这幅事不关己的样子让樱井有点火。

「当然不可以,又辛苦又要早起,身体吃不消怎么办?」

「反正我又没有影响到给sho桑做饭做家务吧?别把我当小孩子。」

二宫被他问得有些不耐烦了。

樱井更生气了:「哪里没有影响了?你现在就很困很累了吧!赶紧辞掉。」

「不要!辛苦的人明明就是sho桑,每天工作那么累,自己交的税本来就够多了还要照顾我……昨天,昨天晚上也是……已经累成那个样子了,累得神志不清了,才会……亲……亲……」

二宫越来越说不下去,脸憋得通红。


这样的理由让樱井实在一时想不到该如何接话。

对面的小池面委屈地缩成红红的一团,死死抿着嘴唇,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也让樱井的气全没了。

 

虽然最先要解释的大概不应该是这一点,不过——

「nino,我昨晚是神志清醒的。」


啊。

说出来了。


17.

樱井觉得小概率事件的发生并不一定是坏事。


聪颖如他,这些问题的答案也能够很快思考出结论:

为什么小池面不推开他的强吻。

为什么现在小池面整个人通红通红的。

 

18.


相叶雅纪每个月都约大亲友去购物一次。


他和樱井翔这些年来为国家贡献的税收也算不少了。好在相叶经营着自己的中餐馆,樱井的主播也当得顺风顺水,两个人的存款金额还是很可观。


「买东西去吧?」

「好啊,走。」

然后一起在收银台前接受其他顾客惊讶和羡慕的目光。

这是之前。



「买东西去吧?」

「今天不行。」

这是现在。


19.


「我说,sho酱。你什么时候背着我找了小男朋友啊?」

周末大清早,二宫还在床上睡得迷迷糊糊的。他揉揉惺忪的睡眼,就看到一个陌生人倚在门口。

「你不要随便进人家房间啊。」

二宫看樱井拿着一瓶牛奶走过来,递给了那个陌生人。樱井对着他双手合十,表情里带一点点愧疚。

「抱歉抱歉,吵醒你了。这是我朋友,相叶雅纪。」

「你好哟,小男朋友。」

相叶对着二宫挥手,露出一排整齐的大白牙。

「别乱说!」

樱井用胳膊肘顶了一下相叶的右腹,疼得他龇牙咧嘴。


20.


「你好,我叫二宫和也。」

二宫和也讲礼貌。

他对相叶伸出软乎乎的手。

那手用樱井翔的话来讲:看着就很好捏。


「我是男朋友,不过不小。起码和你差不多大。」

二宫对着嘴巴张成菱形的相叶闪了一个wink。


21.


樱井翔还有另一句话:

只有我能捏。


22.


确定关系的那一天晚上,二宫没睡好。

他费好大劲从樱井的怀抱里挪出来,跑到客厅通宵了一宿打游戏。


第二天早上他右脸颊上冒了一颗痘痘,红红的,在又白又嫩的皮肤上很是显眼。
樱井看了直喊心疼,二宫倒是不以为意。


「上电视的又不是我。先赶紧在直播之前消肿吧,20%先生。」

他故意扯着小尖嗓冲樱井喊。

恶魔尾巴有点翘啊,这位池面男朋友。


中午在便利店结账的时候,测定小机器对着二宫报出了清脆响亮的声音:

「池面税 税率 20%。」


二宫瞪大了眼。

樱井乐出了声。


23.


樱井翔对二宫和也说:「nino,我朋友有个段子。以后我表演给你看。」

二宫和也对樱井翔说:「你赶紧付钱!」



完。


有怕虫梗,白米饭梗,痘痘梗

……然后想不出来了。






评论 ( 17 )
热度 ( 367 )

© 二百円咖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