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円咖啡☕

「俺は勝ち逃げするよ」

[Y2] おもち米


○商店经理S×自由作家N

○感谢腰子的糯米,我会好好食用的!

○普通恋爱,普通争吵。超淡味。



1.


结束了工作回到家已经是深夜10时,樱井打开冰箱,暖黄色的灯光从缝隙中渗透出来,对比之下更显得整个厨房寂寥昏暗。煮熟的米饭被放在封口的玻璃容器里,还有做好的咖喱和一些腌渍物。份量不小,起码够一个成年人吃上几天。


是二宫给他留的。


樱井抿了抿嘴巴,五味杂陈。他心里空落落的,一整天忙着工作没怎么想起这茬。现在看着冰箱里这幅光景,昨天的记忆瞬间一涌而上。


2.

「sho桑,我们分手吧。」

在已经不知道是第几个晚归的深夜里,靠在沙发上的二宫扔掉手柄抬头看了一眼他,平静地说出分手宣言。
樱井并没有感到特别惊异或悲伤,反而心里早就多多少少有了这种预感。
他环视了一圈,桌子上被保鲜膜封起来的晚饭已经冷掉,客厅的地板上零零散散几罐空了的啤酒,垃圾桶里塞满了揉成团的稿纸。


樱井的视线停在皱巴巴的稿纸上,眉头拧在一起。

截稿日?

瓶颈期?

『你倒是和我说说啊,工作上的困扰和难处——之类的。』

本来是想这样对他说的。

可就算说了,自己也一如既往地什么也不能为他做。

徒增烦恼罢了。


夏季正是商店街活动多起来的时候,樱井每天不知道要负责检查多少提案和主持会议。忙完了这阵就是惯例的部门评奖定优,事业上升期的他不愿意错过任何机会。

也就是,这边也正焦头烂额着。

所以反而有一种没被体贴的感觉。


那话说回来恋人到底是什么呢?

在有着难过和压力的时候能够听我发泄和倾诉的人,给予我对等的安慰——不应该是这样的吗?

我知道你也有你的工作,也很忙。

可是,可是。

就不能——

一句话也好,一个动作也好。


樱井看了看眼前猫着背低下头的恋人,他垂着上眼睑,表情看不清。

前发有些长了,该剪了。


是吗,不能啊。


樱井苦笑了一下。


心中也闷着气,不受控制一般的话语从嘴里蹦出来。

「好,我知道了。」


然后他没管二宫,扭头径直走进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


3.

早上醒来的时候,二宫几乎把所有私人物品都整理得一干二净,离开了这里。

樱井仿佛再次回到了独居公寓时期。只是还没来得及伤感,就接到部下的电话,说销售数额又有状况。他赶紧洗漱穿衣跑出门,早饭也没吃上。

中午的时候同事们一个个用奇怪的眼神瞅着他进了公司食堂,同期的相叶雅纪端着炸鸡块定食坐过来。


「今天的『爱妻便当』呢?」

「……没有了。」

「ヘぇ——真少见。」

「以后也不会有了。」

看樱井一脸冷漠地扒着饭,相叶多少有点明白状况。

「吵架了?」

「……分手。」


樱井快速解决掉食物,心里埋怨。

食堂真难吃。


4.

看着冰箱樱井心里就堵得慌。


算了。


可一阖上冰箱门,肚子又不争气地咕咕直叫。

自从和二宫交往同居后,樱井的胃就被他照顾得舒舒服服的,晚上绝不会饿着。

果然还是——感谢伟大的发明,电子微波炉。

樱井取出被加热好的米饭和咖喱,双手合十,心怀感恩地开动。二宫的厨艺无可挑剔,光是闻着味道就足以使深夜里空瘪瘪的肠胃垂涎。


很好吃。

好吃。

嗯?

还可以。

不好吃。

很难吃。

——这才不是米饭。


樱井嚼不动了。他放下筷子,充满忧郁地看着眼前这碗米饭。

好像是很久违的味道了。

自己还是个新人职员的时候,加班到深夜去便利店买速食便当回家饱腹。把特价便当从冰柜里拿出来再回家放进微波炉里加热了吃,是那个里面的米饭味道。他每吃一口就觉得,被做成这样的便当的大米真的很可怜,不能被人好好的品尝本身的价值,只能在一次次粗暴的温度变化中一点点失去精华。

所以,这才不是米饭呢。


虽然如此,食物是没有罪过的。

樱井吃得很干净,虽然现在已经没有谁会因为看到他见了底的碗而露出开心的笑容了。

接下来的几天,也依然是不太开心的完食。
二宫留下的食物眼看就要没了,冰箱也空了。


二宫没有联系过樱井。

樱井也没找过二宫。


5.

二宫回到久违的自宅,是一间不大的公寓,好久没人住了,这里那里的边边角角都附上了灰尘。他也没有心情去由里至外收拾整理一通,一回家就扎进书房赶稿。二宫本来就不是喜欢主动进厨房料理的人,除非有朋友来家里或是和樱井在一起。
现在没了做饭的对象,他靠着各类存粮泡面和外卖度过了差不多一个星期,也不出门。

这一天,二宫推开空荡荡的食物储蓄柜,一片绝望的漆黑中只剩下最后一碗味增拉面。

给樱井留的那些,是不是也该吃完了呢?

那个人会自己做饭吗?

——这糟糕的场景可真叫人不愿想象。


二宫撇了撇嘴巴。


6.

冰箱里的暖黄色灯光照映着冷清的空间和空荡可怜的透明便当盒,樱井束手无策。

这下只好自己动手了。


加多了水。

这次少了。

诶,没熟?

……糊了?


好不容易从外观上看没什么问题,尝一口,べたべた。
只是米饭而已,居然也可以做得这么难吃。

完全做不出和二宫一样的味道。
可恶。


米的问题?

让相叶搬几袋最贵的来。

电饭煲的问题?

让相叶把百货一层那几台试用的偷偷拿来。


电话另一头的相叶雅纪无奈地摇了摇脑袋。

「sho酱,就算我带来最贵的米和最好的锅,你做的饭也不会有任何进步。」

「你还是不是人。」

「所以快点和好吧。」

「……啧。」

樱井扣掉电话。


7.

商店街夏日活动的前期工作基本完成了,就等今晚7时开始热闹的花火大会,百货商店的摇奖环节每年都是重头戏。

终于结束工作的樱井翔坐在办公桌前撑着下巴,盯着窗外的夕阳发呆。


晚霞很美。

你比晚霞更美。

呜哇超恶心。
樱井对有了这种想法的自己打了个寒颤。


不知道那个人现在在做什么呢?

那个比晚霞更美的人。

呜哇真的超绝恶心。
樱井差点就要自我厌恶了。

说起来,自己和他的相识,也是几年前的夏日祭。


那个时候樱井还不是地区经理,只是个百货商店的普通职员,负责的是现场工作。
每天午休结束经过地下一层的咖啡屋时,他总能看到一个猫着背坐着的青年,桌上放个mac。时而专注地打字,时而摘下眼镜捏捏鼻梁,时而伸个懒腰后再像老爷爷一样拍几下腰。

噗,跟猫似的。

不知是不是因为注意到了樱井的视线,明明隔了段距离,青年却能够一抬头就正对上他的眼睛。

樱井赶紧停下偷笑,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算是打个招呼。

青年也有些生硬地点了点头回应,接着继续敲键盘。


稍微有点奇怪的人。

这是樱井和二宫彼此的第一印象。


在那之后,他们每天中午也依旧能够见到对方。

樱井发现了,他永远坐在固定的位置上,永远点固定的食物。并且经常穿着松松垮垮的T恤,看上去洗过很多次的样子。偶尔他写至兴头,左边小腿就抬到椅子上,被右边大腿压着,露出小巧的左脚心,时不时摇晃几下。


噗——放松过头了吧,又不是自己家。

不过,有点可爱呢。


和往常一样,二宫转过头来就能看到樱井。

两人依旧只是交换了一下眼神,冲彼此点点头。然后樱井去上班,二宫继续低头码字。


像是达成了默契一样,明明连名字都不知道。

二宫用食指蹭了蹭鼻头,在心里嘲笑一下自己。

但是,也没什么不好的嘛。


「你今天看上去心情很好啊。」

咖啡屋老板松本润对二宫和也说。

同事相叶雅纪也这么对樱井翔说。


那一天是夏日祭,樱井仿佛比平时更有干劲了些地投入工作。二宫则久违地去逛了百货,买下比平时更多的东西。当二宫拎着鼓鼓的袋子从百货商店走出来,就看到门口张罗着摇奖活动的樱井。

两人头一次在午休以外的时间遇到,纷纷愣住。

樱井这幅衬衫外面罩一件羽织的打扮二宫还是头一次见,羽织上印着商店街的吉祥物。对于一个大男人来说这个图案有点过分可爱,可穿在樱井身上倒是没有什么违和感。


「呃,我……晚上好。」

二宫先打了招呼。

「…晚上好。」

樱井有点不知所措,还是马上回应了。


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

原来是这样的声音啊。


「那么……」

不知接下来应该说些什么,二宫用手搓了搓裤子,准备赶紧道别回家。

「等一下,这位客人!」

刚准备迈出一步,二宫就被樱井拉住。

看到用力握着自己小臂的手,二宫有些惊讶。

下一秒就意识到自己的失礼,樱井赶紧放开。


「抱歉。我是想说……要不要抽奖?」

「诶?」


二宫这才注意到一旁贴着的夏日活动巨幅海报,又看看樱井面前的柜台上放着个摇奖机。自己今天买的东西确实不少,起码肯定是达标要求数额了。

反正摇一下又不会怎么样。


「那就试试吧。」

二宫轻轻笑了一下,把袋子放到地上,走到抽奖机跟前。


樱井第一次离得这么近看他,金黄色的夕阳照着二宫的侧脸,把皮肤上的小绒毛映成透明一层。他低头看摇奖机,睫毛微颤着轻垂。

樱井只觉得自己呼吸和心跳的频率一同上升,额头冒汗。他抿了抿嘴巴。


二宫摇了一下,两下。

一颗红色的小球就轱辘轱辘地滚了出来。


8.

「喂喂,我说。这个——是什么?没中吗?」

看樱井有点发愣走神,二宫捏起红色小球在他眼前晃了几下。樱井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居然无意识之中盯着对方的脸看到出神。

「……!!」

可当看到二宫手中的小球,他已经完全忘记了要反思自己刚刚的行为作为一个成年男性很糟糕这回事。

「恭、恭喜这位客人!」

实在过于惊讶,他连说话都大舌头了一下。

「您中了百货商店此次摇奖活动的头奖——夏威夷十日双人旅行!」

樱井赶紧摇起旁边的大铃铛宣告喜讯,人群纷纷围过来,摇奖摊位很快被惊羡的呼声包围住。


中奖者本人似乎并没有那么高兴。

二宫更希望自己能把这种奇妙的运气用在游戏上,比如打怪捡装备之类。何况对他而言,夏天,是一个应该坐在空调房里度过的季节。他本来就讨厌出门,更不喜欢跑到这么远的地方去旅行。


樱井将兑奖券递给他道恭喜:「这位客人您真是幸运!和女朋友一起去吧。」

二宫没接。他露出稍微有点困扰的表情:「那个,我还是不要了吧。」

樱井十分不解:「为什么?您没有护照吗?」

二宫无奈地说:「护照倒是有。只是我没有女朋友,父母也都不在东京,而且他们年纪大了所以海外旅行什么的有点……」


「那么客人——」

鬼使神差般地,樱井低下头靠在二宫耳边。

「您愿意让我陪您一起去吗?」


9.

这话一说出来,两人都吓了一跳。

二宫惊讶地看着樱井。对上视线的下一秒樱井就像触电一般弹开,大眼睛转向别处看,额头渗出细小密集的汗珠,估计是在想着怎么组织语言。

樱井平时给二宫留下的印象一直是个干练的上班族,从来没见他这么慌乱过,这让二宫不禁捂着嘴笑起来。


「啊不,我是说……」

「可以哟。」

「啊哈哈也是啊,怎么会和不认识的家伙去——诶?」

樱井的干笑停到一半,二宫的声音就他脑子里回放一遍。


「我说可——以——」

二宫拉高声音,把回答拖得很长。

仿佛这一瞬间周围所有分贝都被过滤得干干净净,欢呼声也好叫卖声也好蝉鸣声也好,随它去吧。

樱井脑子里只留下了二宫的声音。


10.

后来的一切都顺理成章。


交换了联系方式,海外旅行,告白,交往,同居。

约会,牵手 ,接吻,做爱。

遵从了完美的顺序,成年人的恋爱。


二宫是个没什么名气的小作家,出了几册书,不是特别畅销也不至于太过糟糕,一直都靠稿费过独身生活,并没有什么太大问题。只是谁也没想到今年年初时,他的一部新作突然在网上成为了话题,销量激增,工作也就多了起来。

而樱井的工作事业则一直是稳步上升,他本来就是努力认真的性格,从普通职员开始历经着磨练,春天的时候理所当然般地晋升为地区经理。


成年人,工作和恋爱该打的仗还是会打的。

二宫有地狱般的截稿期,樱井有没完没了的加班。


吵架这类事情从春天开始就变得格外的多,不过至今为止都不是非常严重。要么樱井先道歉,要么二宫先服软。可最近越来越以冷战为主,对恋爱来说,没有什么比沉默更压抑和可怕。

樱井和二宫都很聪明,他们都清楚这一点,同时也清楚对方一定意识到了这一点。

告白和分手这样的事情,总有一个人要先开口。


前者是樱井先开的口,在夏威夷的浪漫星空下说:

「我喜欢你。」

「不应该是『比起星星更美的是你的眼眸』吗。」

结果被对方红着耳朵这样吐槽一番。


所以这次二宫先开了口,在昏暗死寂的房间里说:

「sho桑,我们分手吧。」



11.

夜色降临,商店街越发热闹。

活动差不多就要开始,总监担当的樱井打算出去看看情况。一走到门口就看见声势浩大的摇奖摊位,现场负责人今年指派了新职员,穿着和他那年一模一样的可爱羽织。


果然大男人穿这个还是有点——

樱井笑了笑。

那台小小的摇奖机这么多年也没换过,木质的,摇两下手柄就会有不同颜色的小球轱辘轱辘地滚出来。樱井站在一旁看着许多顾客摇了又走,显然他们都没有当年的二宫那么幸运。

听着吱呀吱呀摇奖声,看着小球滚来滚去。樱井鼻子有点发酸。


你现在,在哪里?在做些什么呢?


他掏出手机,小心翼翼地拨通了二宫的号码。

熟悉的铃声在却他背后响了起来。


他一惊,转过头去。

很似曾相识的场景。

二宫拎着大包小包从百货商店里慢悠悠地走出来,还是猫着背,脊柱弯曲的弧度好像都没变过,穿松松垮垮的T恤。

只不过这次他朝着樱井的方向走得一点犹豫也没有,一边走一边接起电话。

两股视线交汇,都不躲闪,争强好胜。


「干嘛呀?」

二宫一开口樱井就想笑,电话里那声音软绵绵懒洋洋,但尾音腔调却有几分独特的硬朗。

好听。

就像他做的糯米饭一样。

好吃。

樱井在心里为自己这个绝妙的比喻鼓掌。


「嗯——就是想问问你现在在做什么。」


这幅场景在路人看来不免有些诡异:对视着接通的电话,和一点点缩短的距离。


「我在你工作的百货商店里买了很多方便食品。」

「看到了。我不喜欢你吃那些没有营养的东西。」

「可是我喜欢。」

二宫终于停下脚步,站在不用手机也能够听清楚对方讲话声音的位置。


樱井放下手机。

「这位客人,抽奖吗?」

「可以试试。」

二宫也放下手机,歪了歪脑袋。


12.

「恭喜这位客人!中了三等奖——由百货商店特别提供的六千克糯米!」

负责小哥用爽朗的声音对二宫报出结果。


这到底是什么神奇的运气啊。

二宫暗自心想。


然后他对着负责小哥露出困扰的表情:「要不,还是算了。」
「六千克,好重。我搬不动,已经买了很重的东西了。」

他想了想,又补充:「而且我一个人住,这么多一时半会也吃不完。时间久了只会喂虫,多浪费。」

这话有意无意刺着旁边的前男友。

樱井立马说:「本店提供无料送货上门服务。」


哦,这样啊。

二宫也不看樱井,面无表情地朝着负责小哥。

「那就麻烦了。」


13.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经理亲自当搬运工的百货商店呢。」


二宫拎着大包小包,樱井抱着六千克糯米。

他们很久没有这样并肩走过了。


「为了感谢您长期以来对本店的大力支持。」

「那个——经理先生,你走错路了。」

「您在本店办理会员卡登记的住所就是这个方向。」


二宫想起来了,会员卡还是樱井给他办的。那会儿正是他们热爱的阶段,自然填写了同居住所。现在就揣在他兜里。

啧。


「那是……之前。」

「是吗,这样啊。」


樱井淡淡地回答着,并没有改变原本的路线。

二宫也没有再提出异议,把头偏到一边去,不说话。


「二宫先生。」

「嗯?」

「你吃过冰在冰箱里又拿出来加热的米饭吗?」

「……听上去好像不是很美味。」

「不,是很糟糕。」


二宫有点生气。


我可是因为担心你才做的。

也用不着这么说吧。


「那大概是你的味觉出了什么差错吧。」

「我觉得不是哦。真的,比刚煮好的米饭糟糕一万倍还不止。我是说,冒着热乎乎的香气的那种。

明明是糯米,却能被煮得有点硬,是我吃过的最美味的食物。很奇怪吧,我试了很多次也做不出相同的味道。」


「因为我还加了其它种类的谷物啦笨蛋。」

二宫瞪着樱井,几乎脱口而出。


樱井笑了。

二宫红着脸愣了愣,又赌气把头扭到一边。


「不,我觉得是因为——」

樱井靠近二宫咬他红彤彤的耳朵。

「加入了爱情调味料。」


二宫投降了。



「好吧,我承认。那样的米饭确实很糟糕。」


12.

松本润从常客二宫和也那里收到了一袋糯米。

对方说中奖的份量实在有点多,就作为一直以来在店内打扰的谢礼送了他。


松本掂量着那一袋米打趣:「nino,你的运气是不是变差了。」

二宫摇了摇咖啡,也笑:「是吗?可能是因为头奖和三等奖的运气之差价值一个百货商店经理吧。」


换算成运气的话,很划得来的。





完。





这篇糯米饭……很没味道,很没脑子……能吃到最后真是感谢!

六千克真的还挺重的,大概因为我是分两次收到的才能搬上楼(笑

评论 ( 19 )
热度 ( 332 )

© 二百円咖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