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円咖啡☕

「俺は勝ち逃げするよ」

[Y2] 長崎は今日も雨だった(上)


○取材主播S×役者N

 

○涉及与『母と暮せば』拍摄相关内容有所出入之处请注意避雷

 


1.

 

“电影『如果和母亲一起生活』抓住四月的尾巴开机了。故事以战后三年的长崎为舞台,由成为亡灵的儿子在母亲面前现身开始,讲述了母子二人共度的不断流逝的、令人怜爱的时光。”

 

在为跟踪取材所特意准备的新手账第一页上,樱井翔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老实说,起初听闻被局里安排了这样的采访任务,樱井是感到有些意外的。在作为新闻主播工作的五年里,所接触的多是社会综合向方面的报道工作,像这样对一部电影进行从头至尾的跟踪取材还是第一次。

正值那起历史事件70周年,或许是因其本身题材的特殊性,也或许是因为制作阵容云集大物之豪华,电影从前期宣传开始就顺理成章般地在演艺界掀起了一股浪。

无论如何,这部备受瞩目的作品似乎注定要在年度纪事上留下风云一笔。

 

意外的同时樱井心中也有兴奋,出发去拍摄地的前一天是休日,为了这次新工作,樱井特地拉上友人松本润去挑选和购置新物。

模特出身的松本同时做着设计师,只是在私服品味这一点上,他觉得近朱者赤这个道理从未在他的友人樱井身上体现过。

 

樱井在穿衣镜前面比划着:「这一下子就要和艺能界人士打交道好几个月,是不是穿得入流些才好?」

松本大翻白眼:「我只求你放下迷彩in迷彩。」

 

樱井无奈地傻站着,松本在内心长叹一声,转身给他挑了几件卫衣衬衫,又选了些来搭的小物,无非项链腕带之类。他也知道樱井平素的风格,就尽量往低调了靠,既符身份又衬气质,几套挑下来,樱井看着镜子感动得要抹泪。

 

「请你吃饭,师匠!」

「烤肉,金松阪。」

 

面对毫不客气的友人,樱井感动的泪花像潮退一般地消失了,不过咬咬牙还是心甘情愿地掏了荷包。男人之间吃肉喝酒图个畅快开心,两人闲扯着,就聊到新工作的话题上来。

 

「sho君也不一般嘛,接到这么厉害的电影取材。」

「阵容确实厉害,山田监督和吉永桑……诶?我记得还有个主演来着,是叫二宫……」

「二宫和也啦。怎么,你以前不知道吗?」

「对,是这名字。倒也不是没有听说过,只是相比之下就没有什么印象了。」

「明天就要见面了你也好歹了解点……这个演员虽然不算是老戏骨,但也是个最近火得很的小生。也难怪,长得确实精致。有人说这次拿他主役能当个噱头拉票房,不过业界都说他性子怪,明明早就出道了,与人交往却一直寡淡,没几个大新闻,人气还能有增无减。」

「保不准人家就是慢热型实力派呢,再说,又不是所有人的交际圈都像师匠你一样谜。」

 

这话说完,师匠的皮鞋尖就在桌子下面狠戳了一下樱井的小腿,疼得他一松筷子,刚刚架起的嫩肉又呲啦一声掉回了铁网。

之后松本又给他讲了些关于二宫的话题作为参考。松本和艺能界的交往不比圈内人差,用樱井的话来说,肯定要好过某些数字系偶像组合的边边角角。

 

樱井记下了二宫过往的几部电影,又在wiki搜了些资料,也去各个网站上检索了一遍。这人果真如松本所言交际寡淡,和当下多数年轻演员不大相同,起码没搞到一点有关于私生活的消息。能了解的大多也就等同于官方履历,不然就只剩下各界对于他作品与演技的褒贬。

看着满屏的电子照片和打印出来的厚厚几沓资料,樱井突然发觉自己这种行为有点不太好。

有个词的缩写叫stk,这几年世人常用,他自己都不知道在自己电视上说过多少次。

 

夜深,樱井关了电脑把方才搜的资料一股脑塞进包里,接着就躺倒。他瞥了一眼书桌旁被月光照亮了一半的行李箱,实在也没心思乱想。电影拍摄要将近4个月,他也得随着staff住长崎的酒店,中途虽然铁定会回几次,但也肯定不会呆长了。

 

 

不知道剧组伙食怎么样。

 

不知道长崎有没有像歌里唱的一样今天也下雨。

 

不知道二宫和也是不是和维基百科里说的一模一样。

 

2.

 

第二天早上,樱井搭的计程车不赶巧地撞了早高峰。总算到了机场,一下车樱井就一路狂奔,奔得顾不上形象。

 

过于急躁总是要出点事情的。

比如说现在他撞倒了一个人。

 

对方看上去是个身材偏瘦小的男性,帽檐压低到不自然。樱井看不清楚那人的脸,却总觉得他下巴上那颗痣很是眼熟。

要在平时樱井可能还要努力去检索一下脑内excel,可现在着实没那个时间。一边跑一边开包掏证件的缘故,包里东西被这一撞全都给噼里哗啦散出来。


樱井一边道着歉一边急急忙忙捡资料,一边又暗自咒骂着昨晚那个仿佛脑回路闭塞了一般的自己。他是受了哪阵邪风吹,才会偏要打印二宫和也的资料,又是吃错了什么药,才会偏要把这几沓纸随身背着。

 

被撞倒的男性揉了揉手肘,随后也蹲下身来帮他。樱井一边道谢一边接过来,头也不抬。正要从对方手里把这堆大概没什么用了的纸收回来,对方却紧紧扯着不放。

樱井起初还以为是自己没用力,又扯了一下,才晓得那人故意的。

 

正要抬起头来讲道理,想不到对方却先开了口。

 

「那个……请问你是我的stk吗?」

 

樱井可算看清了他的脸,下一秒就心想:我说什么来着,世人常用这个词。

 

3.

 

取材者与受访者以这样的形式相见是很尴尬的。

当他们分别是素未谋面却即将共度4个月拍摄生活的新闻人和艺人的时候,就会格外尴尬。

当这样的两个人在周身毫无中间人介绍的情况下乘坐了同一航班的商务舱邻座,空气里的尴尬都要凝固了。

 

「你好,我是二宫和也。」

 

樱井一哆嗦。

他和wiki里还是有些不一样,其实真人更憔悴些,却也更好看。

 

「你好,我是樱井翔。是负责本次电影拍摄跟踪报道的N局派遣记者。」

「我听经纪人说过了,不过你不是主播吗?」

 

樱井为自己无需再多做解释而舒了一口气。

 

「亲自取材记录也是我的领域,接下来的日子里请多指教。」

 

盯着樱井真诚的手看了几秒,二宫也慢悠悠地把手伸出来。与其说握,更像是捏了几下。

樱井觉得手心的触感软乎乎的,像宠物犬或猫的肉垫爪一样。这想法绝不含贬义,因为非常舒服,甚至是治愈。

 

握手结束后迎来了预期中的沉默。

二宫掏出掌机专心致志打起游戏,樱井抚了抚额,他向来是个自认为对于游戏能插得上的话在娘胎里全都说完了的人。便只好翻起旁边的报纸,他是喜爱读新闻的,只是从来没像今天一样读得装模作样。

 

终于,心怀对报纸的愧疚和对二宫的好奇,樱井先开口了:「失敬,二宫桑,你怎么一个人坐商务舱?」

 

接着,从二宫懒洋洋的回答里,樱井知道了不少wiki上没有的东西。

 

二宫和也没有所属的事务所,但是有一个名叫相叶雅纪的经纪人。经纪人是他的发小,被简单地描述成大长腿和性格好。

相叶雅纪买机票的时候不赶巧,东京飞长崎只剩一张头等舱和一张商务舱。竹马好兄弟不分你我,用猜拳决定谁坐那个更舒服的。

 

二宫和也运气比较好,赢了,坐头等舱。

但是相叶雅纪的运气更好,在登机前突然发现头等舱是明天的不是今天的。

电影开机和商务舱都是今天的。

而二宫和也必须是属于开机的,所以也必须属于商务舱。

 

4.

 

「放心啦主播先生,我一般不怎么能被认出来。」

 

二宫说这话的时候稍微有点得意,樱井今天第一次看到邻座那个像猫一样的嘴角上扬了一个俏皮的弧度。

他重新打量了二宫一遍,从下至上。白球鞋灰裤子,黑色卫衣胸前有一个巨大的马里奥,没有一点装饰物,指环耳钉一类也统统没有。他这打扮再扣个帽子,就是个普通学生。反而自己今天穿来松本给他搭的这身衣服坐在旁边,他才更像艺人。

 

这一瞬间他搜肠刮肚出来形容眼前这位演员的词汇就是干净和地味。

嗯,干净,地味。

 

樱井脱口而出:「万一引起骚动,我会站在二宫桑前面保护你的。」

二宫愣了,怔怔地看着樱井。

樱井反应过来有些失言,急忙补充:「姑且作为电影的采访人,我也要为团队利益着想。」

二宫放下手柄哈哈大笑。

 

「那我就先谢谢你了。樱井先生,你真可靠。」

 

樱井心想:我应该是比你的经纪人可靠。

 

5.

 

飞了两个半小时,中途樱井和二宫意外地聊开了。以为和主演缩短距离了,樱井心里很开心。

机场有剧组的staff来接,看到这两人同行而来还有些惊讶,好在樱井很快地解释了状况。长崎街区布局与建筑格调自然异于东京,今日天晴可将明朗之景尽收眼底。外景车载着他们向片场行驶,一路上两人的视线都在窗外。樱井看得入迷,没注意到二宫的神情渐渐变得复杂。

 

顺利地到达拍摄地,入住酒店。演出者不与新闻人住同层,各自理各自的事,樱井和其他演员及staff们打了招呼就急忙进了房间开始整理准备,没空再与二宫搭话。

直到午后正式开机,他才再次见到二宫。

 

饰演浩二一角的二宫,身穿那年代特有的学生服,乌黑的短发被set好,很温柔地垂下来,不再是早上那个被帽子压得乱糟糟的造型。

 

第一幕戏开拍了。

 

樱井翔看到的,是演员二宫和也。

 

那是樱井第一次见到的俳优二宫。

本番一开始,仿佛站在那里的二宫就是从1945来的浩二。

或者应该说,是来到1945的樱井见到了一张有着和二宫如出一辙的脸的浩二。

 

他看得入迷,直到一声cut把他硬生生拽回70年后。

 

二宫走到导演旁边一起check,一手扯了扯鬓角的发丝,一手接过他人递来的水小口抿着。中途似乎是注意到樱井的视线,往他这边瞟了一眼,只淡淡地笑了下示意,又转身继续投入工作。

 

第一幕拍得很顺利,算是开了个好头。

下午收工早,樱井觉得自己走回房间的这一路都恍恍惚惚。

他无力地栽倒在床上,脑子里一遍一遍回放着方才片场里二宫亲自为他构筑起来的世界,那昭和那长崎那爱着母亲的医学生。

最后镜头转到浩二的笑容上,他猛地又想起二宫喝水时对他笑的那一下,又想起二宫今早在飞机上对他的笑。

 

浑身一个激灵。

 

樱井用比赶飞机更夸张的速度夺门而去,一出酒店就叫了计程车到最近的租碟店。他慌乱地翻出昨晚记下的二宫演过的那些电影,用颤抖着的手,一册一册地扒拉着找。

 

6.

 

“剧组伙食不赖。

 

长崎今天没有下雨。

 

二宫和也,

二宫和也,

二宫和也。”

 

还有——

和主演拉近了距离什么的搞不好是错觉。

 

毕竟距离好像有70年那么长。

 

 

 

-----------------------------------------------------------------------


不知道是不是TBC......


我爱死邓丽君了T T


我要活在昭和T T



评论 ( 19 )
热度 ( 137 )

© 二百円咖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