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円咖啡☕

「俺は勝ち逃げするよ」

[Y2] 溜肩系男子15天的纠缠不休(上)

○脑洞来源:『粘着系男子の15年ネチネチ』

和歌词剧情其实不太一样,还是希望大家能听听。


○是冬天的故事,一份雪饼,希望能带来吃冰的快感。

 

 指路: (中)  (下)

 

 

1.

 

听着门外生了锈的老信箱再次传来熟悉的吱呀声,二宫轻手轻脚接近玄关,踮着脚透过猫眼朝外面瞄,看到来人的脸,顿时皱起眉头。

 

又是他。

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

 

门外的人二宫并不认得,这已经是第三天他来投信。

而且每次都是大晚上,看他的样子,一副正经上班族的打扮。像是刚从工作的地方加班结束回来。单从猫眼里打量,陌生青年的个头看上去比自己高些,作为男性来说长相偏甜美。他的发尾时常会稍稍翘起,不知道是被衣服弄乱还是睡觉姿势奇怪的缘故。

 

青年往后退了一步,盯信箱了几秒。随后舒了一口气,又搓几下手取暖,转身便走。

 

二宫确认他走掉后就开了门,打开信箱将他刚刚放入的信封取出来。

依旧是不大不小的、干干净净的长方形,颜色是让人舒服的灰白。

 

二宫拿着它走进卧室,将信放到书桌上。旁边放着的是已经拆开了的第一封和第二封。

 

 

『二宫和也さん:

 

你好。

今天也没有出门呢。有在家里打游戏吗?

午饭是什么呢?

我今天在公司食堂里吃了青花鱼定食,很美味哦。

不过听同事说楼下新开了荞麦面店,所以下次也想去那里尝尝。

 

樱井翔』

 

这是第一封。

 

太奇怪了吧。

且不提对方如何知道自己的住所与姓名,不认识的家伙突然给自己写这样的信,不仅知道自己没出门,那语气好像还了解自己喜好,甚至擅自地报告起了午餐。

真是莫名其妙至极。

 

 

『二宫和也さん:

 

晚上好。

今天你过得如何呢?

我依旧是在公司,平淡忙碌地度过了一天的时光。

稍有变化的是,中午没有在公司食堂,而是去吃了昨天提到的荞麦面。

啊,真的非常美味。

如果可以的话,也想请二宫桑来尝尝。

不知道二宫桑会不会喜欢。

还是说果然会选汉堡肉呢?

 

樱井翔』

 

 

这是第二封。

 

…….

所以今天该不会也是这种内容吧。

 

怀着这种想法二宫默默地拆开了信。

 

 

『二宫和也さん:

 

晚上好。

总是这么晚来打扰,真是对不起,希望没有给你添麻烦。

大概因为今天是周五,加班都觉得有动力了些。

明天就是休日了,二宫桑打算如何度过呢?

会在家里呆上一天吗?

我的话,最近想去旅行呢,短途的那种,二日一泊就好。

比如登完山之后舒舒服服地泡个温泉,然后吃当地料理吃到饱。

光是想象一下就觉得幸福了。

如果是和二宫桑一起的话

会更开心的吧。

 

樱井翔』

 

 

……没搞错吧。

 

当然是要在家里度过的。

爬山温泉当地料理什么的,你还是自己去吧。

 

话说回来——

到底是谁啊?

 

2.

 

美好安静的周末上午,在柔软的床上舒舒服服地赖到太阳高高。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昨天晚上二宫在床上翻来覆去打着滚,时不时就瞅几眼桌上那三封信。没能睡好,也没能赖到太阳高高,不到七点就揉着酸涩的眼睛下床来找水喝。

咕咚咕咚地一杯下去,不仅干渴的喉咙得到滋润,仿佛心脏也能和胃一起沉下去。不安的情绪刚消褪,二宫伸个懒腰正准备爬回卧室补眠,门外就又传来熟悉的窸窣声。

 

不是吧……

 

他从猫眼向外看,果然还是那个叫樱井翔的青年。

 

今天好早!

这是二宫心里第一反应。

 

不对不对,不应该是为什么又来了吗。

二宫急忙吐槽自己。

 

今天是他第一次看到他穿私服的模样,也是第一次在日光下看到他。

樱井的面部轮廓比夜晚更加清晰,贴身的灰色帽衫不比西装,尽管罩了一件羽绒背心,还是让他肩膀的弧度看上去不同寻常。

 

什么嘛,原来是垫肩欺诈。

 

樱井翔比往日显得更加踌躇,将信投进信箱后,他略带不安地抿了抿嘴巴,直勾勾地盯着二宫家门外那块小小的门牌,随后又犹豫了半天才离开。

 

依旧如常,待他走了二宫才走出去取信。

 

今天会写些什么呢?

……不对不对,怎么回事。

 

二宫用力摇了几下头,想把自己脑子里即使只冒出一瞬间也叫人难以置信的期待情绪都甩走。

 

『二宫和也さん:

 

早上好,不知道你醒了没有。

虽然有些难以启齿……老实讲,昨晚我没有睡好。

因为一直在想着你的事情,就连周末的安排也无法做好了。

 

这样的我,在你看来或许很丢脸吧。

但尽管如此,也还是想把心中的想法说出来。

 

二宫桑,如果这个周末没有安排的话,能否和我一起去约会呢?

去哪里都好,你喜欢的任何地方。

 

樱井翔』

 

……

就算答应了,又要怎么回复你啊。

 

尽管一如既往的不知所措。但令二宫更感到奇怪的是,对这封信也好,对这个叫樱井翔的人也好,他并没有厌恶感。

 

诶?回复?

那说不定,他故意躲在某处看着自己呢?

而且万一,每天他都是这样呢?

 

一瞬间有了这种想法的二宫,脖子上起了一圈鸡皮疙瘩。

 

不过要真的每天都这么做了,实在是到了值得表扬的程度。

……居然没有很害怕。

不如说那家伙看上去也不像是会做坏事的样子嘛。

喏,信纸、信封、字,都舒服工整,和本人的外表一样,看上去像个正直好青年。

 

「约会…哪里都好…我喜欢的地方…」

二宫小声念叨起信的内容。

 

你说的哦。

 

3.

 

这是樱井翔投入那个老信箱的第四封了,到现在为止,他并没有收到任何形式的回复。

这也是当然的,毕竟信封上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写。住址邮编电话号码之类,统统没有。

 

因为就算写了也不会有用的吧。

每次这么想的时候,樱井就会苦笑。

 

同事有一次看见了他这样苦笑时表情,直白地对他说太难看了,简直影响心情。

樱井翔说,我的心情比我的表情还要难看一万倍。

 

只是,每次当他放完信后悄悄躲在公寓的楼梯拐角处,看到那个屋子主人的小小身影从屋里走出来把信取走时,炙热的满足感和安心感就能将他的心脏填满。

今天也不例外,哪怕十二月份的早晨一切景物都过于萧瑟,靠着冰冷墙面只能靠不停得轻跺双脚来暖和身子的樱井,在看到自己把信投进去不久后,那颗熟悉的小脑袋又从门缝里探出来张望,他也好像就在心里迎来了温暖的春。

 

正朝手心里哈着气窃喜,准备等会再看看门外有没有动静时,樱井觉出自己左臂被人轻轻戳了下。

真的很轻,那块一向令他自满此时却也被冻得麻木的发达肌肉差一点就感觉不到了,有那么轻。

 

戳他的是一只肉肉的食指,主人刚从室内出来不久,还带着暖炉的热度和居家的香味。

 

樱井的目线顺着那根手指,接着看到天蓝色的睡衣,看到下巴上的痣,看到疑惑和困扰的表情,那张脸就好像被为难了的某种犬类一样。

 

「请问是樱…..」

「啊——啾!」

 

4.

 

实在是太糟糕了。

 

现在的樱井觉得没有什么比用一个喷嚏作为见面礼之后,又狼狈地被人请进屋一言不发地喝热茶的状况更糟糕了。

何况对方还是自己连着四天的写信对象。

 

樱井端正地坐在被炉跟前,二宫托着一盘蜜柑走过来放下。随后在他对面坐下,自在地将双腿伸进被炉里面。

二宫顺手拿起个蜜柑就剥,剥得熟练。他揪下顶端残留的短枝,把皮一点点不完全地撕开,末端处被漂亮地留了下来。再把果肉一瓣一瓣地拆开,摆在桌上像个装饰品。

没等樱井对他的熟练技能说出赞美之词,二宫就把那个剥得完美的蜜柑移到他面前。

 

「你吃吧。」

 

樱井过于惊讶,本来设想好的台词其实是喝完茶你可以走了之类。突然就被这么温柔地对待,着实受宠若惊。感激的暖流过于迅速地涌上心头和大脑,方才被冻得麻木的嘴唇说话也不太利索。

 

「……谢,谢谢!」

「你手太冷,我想可能不好剥。」

 

二宫说完用手蹭了蹭有些发红的鼻头。今年冬天确实冷,才出去这么会就难受。再一想对面坐着的这人,大冬天都不知道多穿点衣服,只顾着站那里等自己,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不对——

有什么好过意不去的?

又不是我让他挨冻的。

 

再说了——

现在这是什么状况?

 

二宫和也与樱井翔面对面坐着,中间就隔个被炉。二宫小口地抿着热气腾腾的大麦茶,樱井小心翼翼地往嘴里塞橘子瓣。

 

正常人会这样?

在你有极大可能是我的stk的情况下?

 

不会的,不会。

 

二宫一边喝一边摇了摇脑袋。

 

5.

 

觉得自己作为屋子的主人,没道理忍受尴尬,二宫索性发个直球打破沉默。

 

「樱井翔……桑?给我写信的人就是你对吧?」

 

樱井的大眼睛里闪过一丝清澈光亮,如同看到了某种希望一般,赶紧用力点了点头。

 

「为什么是我呢?」

 

二宫彻彻底底搜刮了一遍自己的脑海马,在收到信之前,他确实与樱井素不相识。

对于这个问题樱井没有像上个一样很快给出反应,吱唔了半天,连眨眼睛和舔嘴唇的频率都上升,还是没说出话。

 

二宫半个身子撑在被炉上靠近他细看,换了种有压迫感的说话方式:「我们不认识吧?回答我啊,樱井桑。」

从进门到现在,樱井第一次躲闪了目光,艰难地挤出一个字:「……嗯。」

 

二宫又把身子缩回去,才能明显感到樱井放松了些。

 

他往嘴里塞了一瓣橘子,含含糊糊地说:「你这人也太奇怪了。」

「其实二宫桑也很奇怪,居然把陌生人请到家里来。但你没有害怕我,我很开心。」

「那叫善良才对吧。」

 

反驳完后二宫将橘子吞下肚,其实他也认为自己奇怪。总之就是没有觉得樱井哪里可怕,明明做了些叫他无法理解的事情,还不肯好好回答问题。

 

「要我是个小姑娘,你这会儿就在局子里吃猪排饭了。」

 

樱井被他逗乐了。

二宫看着看着就觉得,樱井笑起来很好看。

是大冬天里叫人从心底里暖和的那种好看。

 

6.

 

二宫泡的茶樱井喝完了,二宫剥的蜜柑樱井也吃完了。

只是按照步骤上来说的逐客令还没有如期到来,樱井觉得可以再赖一会。

说不定还可以——

 

「那个……约会。」

在樱井打着小盘算的片刻,二宫挠了把后脑勺,先开口说了樱井心里想的。

「是!」

樱井赶紧应着,虽然心里早也给自己设计了一出被拒绝的苦情戏。

 

「我不出去,外面冷。」

 

这是剧本外的台词,樱井愣了愣。

 

「外面这么冷,你穿这么少。可以多呆一会,反正我一个人住,不介意。」

 

樱井觉得所有一切剧本外的台词都需要细细品味。

二宫觉得说到这份上傻子都明白了。

 

「我是说!!……我喜欢家里。」

 

樱井一瞬间跳起来了,眼睛都放光。

 

「自宅约会!」

「我可没那么说!」

 

二宫对上班族的并非有意的木讷感到气恼,从盘里抓起一个蜜柑就剥,然后飞快地塞进嘴里猛嚼。

樱井害怕他噎着,赶紧跑过来拍他的背。

 

「你慢点吃,别噎着了。」

 

仿佛这旗刚刚插完就被室外的冷风吹起来高高飘扬,二宫剧烈地咳了起来。

脸和脖子都通红通红的他此刻总觉得,后背被温柔的抚着的触感尽管令人有些不好意思,却很安心。

或者说,很熟悉。




TBC

 

 

评论 ( 28 )
热度 ( 300 )

© 二百円咖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