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円咖啡☕

「俺は勝ち逃げするよ」

[Y2] 溜肩系男子15天的纠缠不休(中)

 

○脑洞来源:『粘着系男子の15年ネチネチ』

 

和歌词剧情其实不太一样,还是希望大家能听听。

 

 

 

○是冬天的故事,一份雪饼,希望能带来吃冰的快感。

 

 指路: (上)  (下)

 

7.

 

「玩游戏吗?」

 

樱井点点头,二宫从被炉里钻出来,在旁边柜子中翻找出手柄扔给他。樱井并不像二宫那么上手,中途还时常走神,看几眼屏幕又看几眼坐他旁边猫着背的约会对象,几个回合下来都是败方。

 

二宫试探性地问了句:「果然我们还是在哪里见过吧?」

 

樱井既不点头也不摇头。看他面露难色,二宫想也问不出什么只好放弃。

随后肚子的叫声打破了短暂沉默,本人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

 

二宫想起家中还有些屯粮:「我去给你找泡面。」

他刚要站起身,衣角就被樱井拉住。

 

「想吃你煮的,可以吗?」

「不要,麻烦。」

「可是,不是约会吗……」

 

樱井声音渐渐变小,拉着二宫衣角的手慢慢滑了下去。平时总是卷翘的发尾此刻也仿佛受心情影响而变得低垂。看着他委屈地把嘴巴嘟着,二宫觉得自己像个欺负小朋友的大恶人。

 

大恶人跑去拿了两桶日清原味杯,冲小朋友摇了几下。

 

「过来帮忙。」

「是!」

 

小朋友的发尾又上翘起来。

 

8. 

 

「我说啊,真的有人会想和陌生人约会吗?」

二宫一边说着把面团放入锅里。

 

「有的,你就是。」

二宫瞪了一眼洗小番茄的樱井。

后者急忙补充:「当然,我也是。」

 

二宫敲个蛋打进锅里,之后才想起来忘记问他。

 

「蛋花派?还是荷包蛋派?」

「荷包蛋。」

「呼,还好。竟然歪打正着。」

听完这话,樱井切葱花的动作顿了下,二宫没有注意到。

 

「我可以抱抱你吗。作为约会的一环。」

「樱井先生你不觉得你有些得寸进尺了吗?」

 拒绝到中途他就后悔了,因为身后传来的失落感好像一瞬间都钻到锅子里去,就算再加很多个蛋,也无法变得美味。

 

……是小孩子吗。

 

「…就一下的话。」

 

 小孩子得到了许可,从后面慢慢靠近。先是衣服的接触,然后二宫能感到自己的肩膀被轻轻环上,随后手臂被有力地搂住。

 

小孩子动作很温柔,呼吸缓慢地打在二宫的后颈。

 

 

「好痒啊。太近了。」

二宫不好意思地动了动脖子。

 

「因为二宫桑整个人都很暖和。」

 

二宫没再说什么,任他抱着。

他还是觉得,这种气氛和触感都让他怀念,到了莫名其妙的程度。

 

9.

 

樱井第一次以这样的兴奋情绪在周六夜晚回到家。

或许是因为从某一天起他的休日就从未像今天一样梦幻,也或许是因为临走时二宫闷闷地用「随你便」回答了他那句死缠烂打般的「我还可以再来吗」。

 

樱井很想做出些不符合27岁上班族身份的行为,比如扑在床上抱着枕头打滚,欢呼雀跃,在空气中贴上粉红泡泡网点纸。

然后他真的这么做了。

 

「你是少女漫画的主人公吗。」

 

有些奶声奶气的一句吐槽把樱井从泡泡里揪回了现实,他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天使出现在卧室里,挥动着身后的小翅膀。

 

「大师,大师你来了!」

「说了多少次不要叫我大师,我是天使。」

 

天使颜很浓,名字叫松本润。

他在樱井面前现身是五天前,那是樱井给二宫送信的第一天。

 

樱井觉得他颠覆了教科书上那些温柔和蔼的圣职者形象,气场过于强烈,像个大爷。

可他又确实是天使,有小光环小翅膀,会飞会魔法,无所不能的样子,像个大师。

 

「进展如何了?」

天使毫不客气,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拿起桌上的水就喝。

「很好很好,他让我进门了,我们自宅约会了!」

 

松本嫌弃地看着从樱井眼睛里跳出来的小星星。

「抓紧时间吧。明天结束,就过去三分之一了。」

樱井的小星星一个一个炸开,然后消失了。

「嗯。」

他在冷却的空气中回答。

 

10.

 

第五天。

樱井像昨天一样很早就来了,今天他用一条厚厚的红色针织围巾来抵御寒冷。

 

『二宫さん:

 

昨天真的非常开心!

煮泡面一如既往的美味,谢谢你。

休日能和二宫桑一起度过,对我而言是至高无上的幸福。

二宫桑就像被炉一样温暖。

不管是身体的温度,还是心灵的温度。

 

樱井 翔』

 

读至最后一句话,二宫红着脸把信摔到桌子上,然后一头扑进枕头里。

过了一会,他又从床上爬起来把它同之前的四封一起收好。

 

什么叫一如既往,说得好像你以前吃过似的。

啊,不会是在脑内妄想过吧。

呜哇——变态。

 

二宫在玄关犹豫了下,他看到樱井今天加上了一条围巾,心想着要不要冻他一会。

很快就决定还是算了。万一感冒发烧,他可不要掏治疗费。

 

二宫打开门,站在门口小声说了句:

「今天想去买新的游戏。」

 

红围巾从走廊那头猛地窜出来。

 

「好的!!!」

 

11.

 

樱井很久没来秋叶原了,至少有一年。

显然阿宅们的战斗力和意志力超乎了他的想象,即便是在严寒的冬日,也有很多人为了排新发售而聚集在店门口。他们来的不算晚,却还是排在了长长的队伍末尾。

 

二宫向来怕冷,尽可能把外露的所有皮肤都遮盖起来。整个人基本上就留出鼻子和眼睛。樱井看了一眼他,把自己的围巾摘下来。无视了对方的拒绝,硬是在他脖子上围了好几圈。

 

「闷死啦。」

「没事,我不冷。」

「我又没问你冷不冷。」

 

樱井傻笑了几声,接着往手心里哈气。

二宫抓过他的又冷又红的手,往自己大衣口袋里塞。

 

「反正空着。」

 

口袋里非常暖和,暖和到樱井再也不想把手伸出来。

 

12.

 

拿到新游戏的二宫很开心,樱井觉得没什么比他的笑容更能让人满足了。

 

「要去家庭餐厅吗?」

「……」

 

在犹豫的样子。

 

「我请客。」

「去。」

 

真是一点也没有变。

 

13.

 

看了看新游戏,又看了看对面吃牛排的樱井,二宫心情很好。

虽然相处时间不久,可他喜欢樱井的吃相,大概也有点羡慕的成分。因为自己总是一副对大多数食物兴味缺缺的样子,不像樱井,切得优雅吃得大口。看上去就很幸福。

 

这样的人一定很讨人喜欢吧。

 

汉堡肉吃了一半,二宫撑着下巴看他:「樱井桑,我觉得你好神。」

樱井放下刀叉:「为什么这么说?」

 

「你好像知道我的一切。」

这句话让樱井有点得意。

 

「我却对你一点都不了解。」

这句话让樱井心凉了半截。

 

他咽下一大口水。

 

「我会继续写信的。」

 

二宫愣了一愣,马上又fufufu地笑起来。

 

「真是麻烦的人。」

 

『但也是会让人安心的人。』

后半句他说给自己听。

 

14.

 

第六天,二宫的安心感被彻头彻尾的焦躁取代了。

老信箱的吱呀吱呀声没有在早上吵醒他的懒觉,没有在中午打扰他享用加荷包蛋的泡面,也没有在晚上让他悬起一颗心。

 

骗子。

樱井翔你就是个大骗子。

你昨天说你会继续写信的。

 

一遍又一遍确认了门外空无一人的状况后,二宫靠在墙壁上,慢慢蹲下来抱住膝盖。

天蓝色的居家服毛绒绒的,他的头发也毛绒绒的。后者埋在前者里蹭了蹭,不像平常那么舒服了,也不像平常那样能够把寂寞都赶走了。

 

15.

 

「大师你真的送到了吗?真的吗?你没有把地址搞错吧?」

樱井躺在病床上,一只被绷带包裹得像橄榄球一样的右脚高高吊起来。一看到松本润进屋,赶紧放下手中的报纸问他。

 

「我可是天使啊。连信箱都不用碰,放心吧。」

松本用牙签戳了一块床头的兔子苹果往嘴里送。

 

「什么!你没有碰!」

「对啊。」

「这样kazu不知道的!」

「……哈?」

「他家信箱一直都很旧,从公寓改建到现在都没换过,就是因为那个声音他才知道有信的。kazu每次都从门镜里看我,那种被他默默注视的感觉有多么幸福,你根本不懂!你再也不是我心里的那个大师了。」

「你又没说我哪知道!还有我什么时候说自己是大师了,都是你擅自叫的。」

「完了完了,他肯定瞎想了。」

樱井绝望地抱住头,仿佛受伤的部位是大脑而不是脚踝。

看他急的半死,松本赶紧安慰:「别担心,下次我肯定把那个信箱弄出声音来。今天这么晚,他等不到应该睡了,你也赶紧休息吧。」

「你明天一定要碰啊!」

「知道了知道了。」

 

松本觉得樱井冲他发飙的样子一点都不像个病人,何况樱井入院的理由在他看来就已经足够离谱。

 

今天他难得准时下班,想着可以早一点去二宫家投信。一路上内心澎湃不止。

 

『今天要把你比作什么呢?

注意到的时候,脑子里就已经全部都是这种事情了。』

 

灵感和机动车在同一时刻向入神的樱井冲了过来。

 

他在医院里醒来时的第一个念头是:

『还好伤的是脚不是手,我还能继续给你写信。』

今天把这句话也加进去吧。

 

右脚踝的轻微骨折并不能阻止灵魂诗人在深夜文思泉涌。

暂时担任信使的天使飞去了外面,在远处看着为数不多的还亮着灯光的病房。想到某一扇窗子里面,有一个认真地低下头把自己的情感全部灌入笔墨的男人,松本同时感叹了下人类的不自量力和执着顽强,轻轻地飞走了。

 

16.

 

第七天,以为自己要在比昨晚更甚的失望中睡去的二宫被老信箱像是年久失修终于要暴走了一般的声音吓坏了。

二宫冲向玄关,这一次没有在猫眼偷看直接就打开了门。

 

眼前黑漆漆的一片,并没有人,只有灰黄灯光下的信箱。他亮晶晶的眼睛又黯淡下来。

不过既然有了动静,姑且还是检查一下为好。

 

「两封……」

薄薄的嘴唇轻声呢喃着。二宫把信捧在手里,又把脸埋进去深吸一口气。就算暴露了红扑扑的耳朵,也不让别人看到他的喜悦表情。

 

除了照例让他觉得害羞的内容,还报告了近况。

 

比如令人哭笑不得的交通事故的起因,比如拜托了一位叫做松本润的朋友来送信。

 

 

总之,你没事就好。

还能继续收到你的信……就好。

 

大概能够做个好梦。

 

17.

 

 

「大师,信怎么样了?」

「送到了,这次我看到他取了。」

 

松本想了想,又说:「他看上去很开心的样子。」

樱井听罢,高兴到忘记受伤这回事。他用力一拍大腿,脚腕就像被勒断了那么疼,英气好看的眉毛扭曲到变形。

 

松本提醒他:「你的脚如何了?圣诞前我要回天上开party。」

樱井脚很疼,但心情很好。就夸他:「大师你真洋气。」

松本在心里翻一个大白眼:我本来就是基督那头的,不和河童一系。

 

「我是说,这期间没有人帮你送信了。」

「大师你要抛下我吗?」

「我给你准备了这个。」

 

松本用魔法变出一副拐杖,扔到樱井床边。

樱井愁眉苦脸:「圣诞节拄拐的男人,听上去真悲惨。」

 

18.

 

二宫对节日没有什么特别的概念和执念,尤其是在这个所有节日都能过成情人节的年代。

 

「又不是中学生了。」

他这样嘟哝一句,就换掉了那个净在采访与街头愈发浓烈的圣诞气氛相合益彰的情侣们的频道。每当这个时候,隔壁台向来无聊的天气主播突然就变得顺眼了许多。

 

「近期东京各区受北方冷空气影响,降水量增加。圣诞节前后可能出现大范围降雪,请观众朋友们做好防寒准备。」

 

二宫没怎么听进去内容,目光一直停留在主播那顶红色圣诞帽上。

 

还是会忍不住去在意的。

这样的自己也让人烦躁。

 

以前的圣诞是怎么过的呢?

 

二宫突然记不太清了。

 

「啊……头好痛。」

最近好像总是这样,每当想要回忆之前的事情,头就好痛。

 

是天气太冷的缘故吗。

 

没心思再看电视,二宫把遥控器扔到一边,缩进被炉里。

 

今天你会写怎样的信给我呢。

正当这么想着闭上了眼睛的时候,吱呀吱呀声就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19.

 

『二宫さん:

 

晚上好。

由于脚伤,我现在的样子有点狼狈,虽然还是都要怪自己不小心。

但其实二宫桑也有一部分责任不是吗。

 

因为你像个小偷一样。

而我是心甘情愿被盗的一方。(笑)

 

平安夜快乐。

 

樱井 翔』

 

像所有罗曼蒂克故事中那样,雪花在美妙的圣夜中轻缓降落。如同夜空中的灯火用自身光明给予万物希望,那么不可思议。

几片洁白的六角形飘到主人公的发梢和鼻尖,很快就被后者的温度融化。

 

好凉。

 

二宫把信紧紧攥在手里,朝走廊尽头的拐角处跑去。

 

20.

 

樱井被突然冲过来的人扑了个满怀,右手拐杖掉落在地上。二宫抱着他靠紧墙壁,把头闷在他胸口,狠狠地蹭了几下。

 

「樱井先生,你的情话真蹩脚。作为诗人还差得远呢。」

 

情况很突然,樱井不知所措地把身后那一大束已经藏不住的粉玫瑰捧给他。愣愣地说了句:

「平安夜快乐。」

 

二宫看着那一大捧漂亮玫瑰,噗嗤一声笑出来。

 

接着他对他补充了一句:

「但你是个专业的小偷。」

 

 

 

----------------------------------------------------------------

 

宿题有一期嘉宾教给sho酱用韩语告白:

-你是小偷吗?

-诶?不是啊。

-你不是把我的心偷走了吗。

 

结果sho酱用韩语讲出来特别微妙XDDDDD接着润用日语讲出来却超帅气,形成了巨大反差XD

但樱井先生真的是小偷哦(heart)(被揍)

 

 

 

评论 ( 30 )
热度 ( 200 )

© 二百円咖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