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円咖啡☕

「俺は勝ち逃げするよ」

[Y2]溜肩系男子15天的纠缠不休(下)

○脑洞来源:『粘着系男子の15年ネチネチ』

和歌词剧情其实不太一样,还是希望大家能听听。

 

○是冬天的故事,一份雪饼,希望能带来吃冰的快感。


指路: (上)  (中)



18.&19.

 

20.

 

煮咖啡,煎鸡蛋,烤面包,夹培根和生菜的三明治。

樱井好久没有在食物的香气中伸懒腰了。窗外只看得到白,下了一夜雪。这会他终于记起脚踝有伤,昨晚当了一回无视医嘱的放纵病人,加倍的疼痛此刻理所当然会找上门来讨债。正当樱井皱着眉,龇牙咧嘴地望向那处红肿,卧室的门被轻轻推开一道缝隙,像小动物一样,二宫探出了头。

 

「吃早饭了哦……sho…酱……」

 

大约这种小动物的特征是随着讲话声越来越小,耳朵也越来越红。

脚踝什么的,去他的。

这种时候若是不争当身手敏健的猎人,就是傻子。

 

「早上好,kazu!」

 

樱井猎人绽放了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感觉自己头顶能长出小花。

 

21.

 

像所有最普通的同居恋人那样,二宫的浴室里多了成对牙刷和杯子,换洗筐里多了不属于他的毛巾和袜子。那以来过去四天,樱井的脚伤一直由二宫照顾着。还在休圣诞假的大师时不时跑回来悄摸看两眼情况,除了被病人使唤着去家里拿了趟常服衣物,也没见什么大碍。大师就只对每刻都像泡在蜜罐里一样的樱井翻个白眼,便挥挥翅膀飞走。

 

12月31日,今年的最后一天。

恢复的差不多的樱井去公司处理这些天来因他请假而被耽误的事宜,一大早出了门。二宫醒来后发觉身边空着,下意识地小跑出门开了信箱。

 

『kazu:

 

早上好,今年就要结束了呢。

这个冬天因为有kazu在,一直持续着不可思议的幸福。

如果可以,希望这样的时光永远都不要结束。

我是不会让它结束的。

一定。

 

等我回来,一起迎接新年吧。

倒计时的钟声也好,神社的初詣也好

愿你都能在我身边。

 

sho』

 

依旧是让二宫有点莫名其妙又有点心跳不已的樱井风。

他把樱井写给他的信由第一封至最后一封排列在一起,数到今天,共十五封。

这个与他相识了半个月的溜肩男子,是个稍微…不,说十分也不为过,是个十分奇妙的人。

能够坦率说出心中所想也能够将那些叫人害羞的情话清晰工整地写在纸上,了解他的喜恶又了解他的弱处和敏感。明明已经住在一起,每天还是能够收到来自他的一封信。

昭和时代的男青年追小姑娘都不这么追吧。

 

二宫捂嘴笑笑,将信收好,鼓起干劲开始准备年末扫除。刚转身就看到樱井丢在床边的领带,大概是早上出门选得急忙,忘记放回去。

 

真是的。

不过这种地方也很有樱井风。

Fufufu。

 

二宫打开衣橱,这里原本很空荡,他平时几乎不怎么会特意去购置新衣服,樱井来了之后一下子就被塞得满当当。那格干干净净的领带抽屉,现在被上班族同居人施了变得丰富的魔法。缓缓拉开,惨不忍睹。花色种类全乱了套,他能想象出樱井临走时站在穿衣镜前手忙脚乱的模样。

 

其实把我叫起来不就好了。

Fufufu。

 

二宫索性将抽屉拉到底打算彻头彻尾整理一番,他把它们逐一拿出来,发现最里面放着个银灰色的盒子。二宫小心翼翼地打开,里面躺着一条领带。大概这条比其它更贵重,樱井才会这么保管吧。

底色是绀,相间的金色粗纹和白色细纹,做工和材质的上等感。

未来得及再感叹一番,与之前相似的疼痛感突然向着二宫头部袭来,手指一松盒子便跌落在地。二宫狠狠地按着自己的太阳穴,急促剧烈的痛楚使他表情扭曲,四周氧气全被抽空了一般。他视线移不开那条领带,就那么盯着,然后重重地倒下去。

 

「sho…sho酱……唔……痛…sho…君?……」

 

22.

 

樱井被积累起来的工作结结实实地折磨了一番,年度最后一日,同事们早就提前下了班开始享受假期,只剩他一个人的办公室在大楼高处亮着孤零零的光。

 

松本润没有脚步声,但樱井猜到他会来。

「晚上好,天使也要过新年的吧?」

「我说…现在可不是这么悠闲地打招呼的时候。」

「被你这么一说好像也是,再不赶紧加完班就赶不上新年钟声了。」

钟表指向十点。

「我不是说这个……」

松本一把扣上了樱井办公桌上的笔电,有点急躁。

「只有2个小时了你明白吗?如果…万一他还是什么都没有想起来的话,就会……」

「就会彻底消失掉,我也会失去一切。」

樱井平静地接了松本的话,直视他那双写满担忧的眼睛。

 

「我知道的。」

 

23.

 

在倒下的瞬间,也或许是在看到那条领带的瞬间,二宫想起了一切。

 

包括二宫和也在一年前就已经死掉了。

 

这个事实。

 

去年的这一天,在那个大雪的夜晚,他在怀里揣着它跑过了许多街区,为了能赶上和樱井一起听最后的钟声,只有那一天是特别的。接近年末时他们大吵了一架,缘由他记不清,只知道冷战很严重,持续到31日,直到午后他收到樱井的简讯。

『一起去看新年日出吧。』

这么写着。

什么气都没了。

 

二宫一下班就跑去挑新年礼物,或者说是重归于好的礼物。选了好久拿不定主意,他想这也不能怪他是个樱井吹,正常人应该都会觉得,那柜台里不论哪一条领带打在樱井衬衫上都会好看得闪小星星。最后他一咬牙,指着那个最贵的。

「请帮我把这个包起来。」

这不是俗,这是爱。

付掉两个月工资的时候他这么默默告诉了自己一遍,然后小心地把包好的盒子揣在怀里冲出店门。二宫只想快一点跑到他们每年都会去的那个神社,快一点见到樱井。那条热热闹闹的街道,卖暖乎乎甜酒的摊位,身穿得体着物的男女。参拜,钟声,日出。

从大学时代交往开始,就这么做了。

虽然起初是满脸兴奋的樱井硬要把他从温暖的被炉里拽出来,但后来就变成了他虽然总是抱怨冷死了却也一点都讨厌不起来的习惯。

 

如果那辆醉酒驾驶的货车没有突然冲出来,今年也能好好地坚持这个习惯。

二宫遗憾地想。

 

不远处的大钟没有等待这位迟到的参拜者,按时响彻起来。老住持敲击的声音一如往年,清亮高昂,赶跑了在二宫耳边缠绕着的警车急救车声和惊慌嘈杂的人声,在飘着雪花的夜空中缓缓扩散开来。血泊中的双腿已经没了知觉,二宫紧紧攥着礼物的手最后也一点点松开。

 

啊啊,真是的。

抱歉了,sho酱,没能准时赴约。

 

要是我再快一点就好了。

要是我早点道歉就好了。

 

想喝热乎乎的甜酒呀。

 

早知道,就不要和你吵架了。

 

他慢慢闭上眼睛。

 

24. 

 

樱井翔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

 

当他在大雪中等到双脚麻木,用冰冷僵硬的手一遍一遍拨着无人接听的电话,看周围的人带着笑容进了神社又出;当他一个人听完了新年钟声,拖着疲惫的身子在回家路上看到交通事故的警示带,看到刺眼醒目的红与白。

樱井忘记后来自己是怎么回的家,只是他不敢再去看那个被二宫小心抱着的礼物,他把它收在衣橱的最深处。新年假期结束后,同事们觉得他像变了个人一样疯狂地加班工作,上司奖励的休假他也不要,半年内就升了职。

 

要是没有和你吵架就好了。

那样我们就能并肩走去神社,把手伸进对方口袋里取暖,一起喝冒着热气的甜酒。

 

每当他一个人回到家,就会这么想。

所以他渐渐地不喜欢回家了。

 

直到他迎来了第一个没有二宫和也的冬天,直到他在这个冬天里遇到了松本润。

自称天使的男人答应把记忆残缺的二宫还给他15天,如果樱井能让他恢复,他便能留下来,永远。

 

松本对樱井说:「你不可以给出提示。如果没能在时限内做到,二宫和也就会消失,你也会失去一切。即使这样也可以吗?」

樱井轻轻笑了笑。

 

「我早就失去一切了。」

 

 对于樱井和二宫而言,世界开始在新的轨道上交集运转。

 

25.

 

二宫会去的。

樱井在内心某处坚信着,或者说是逼自己相信着。他从没有给自己做出另一种假设,和想象另一种假设带来的后果。

 

「这半个月来谢谢你了,天使先生。」

「要是真发生什么…我绝对不管哦。」

「嗯。」

 

樱井长长舒了一口气,把最后一份文件整理好。他从办公椅上站起来朝松本微微鞠了一躬,接着穿好大衣,离开公司。

街上灯光烂漫,今年已经快要结束。或许有很多人在家中喝年糕小豆汤看歌会,或许有很多人已经做起期待已久的初梦,也或许有小姑娘们在东蛋跨年live上挥舞着偶像应援扇。

那都不干他的事。

 

快到了,就快到了。

 

暖黄色的灯光照亮台阶,角落处还有残雪。

台阶最下面,有个猫着背的小小身影,看上去怕冷。他整个人缩成一团,缩在浅驼色的牛角扣大衣里面。

 

就要到了。

他的耳朵冻得红红的,但是很可爱。

 

连埋怨的声音都很可爱。

「你来得太晚了,sho酱。」

「抱歉哦。」

 

樱井靠近他,蹭了蹭他发红的鼻尖。

 

「但我也让你等了好久,所以扯平。」

「嗯。」

 

26.

 

松本润坐在树枝上看二宫和也给樱井翔打一条很好看的领带,然后听见钟声响起。

 

或许应该稍微改变一下对人类的看法。

 

「如果当初的我能够想起来的话。」

 

说完这句轻飘飘的自言自语,松本瞥了一眼树下站着的少年。少年乌黑的大眼珠朝着他的方向看过来,有些出神。

 

「反正你又看不到,别看了。」

天使有些赌气似的飞走了,树枝抖了抖,堆积的雪落下来,顺着少年柔软的栗色头发,进了他领口。

 

「…好冰」

少年耸了耸肩膀,走在前面的玩伴冲他喊着:

「雅纪,快点啦。」

「来了!」

 

 

 

 

 

 

和原曲的不同:失去记忆的人和死去的人是同一个,因为恋人的努力,记忆和生命同时失而复得。

 

隐藏cp是模特:)

 

天使和人类的契约中,所谓消失是消失在人间,失去一切是指失去有关所爱之人的全部记忆。SN和MA的状况分别是契约两种不同完成形式。

 

M没能想起来,所以M消失了,不能再次变成人类出现在A面前,成为了A看不到的天使。

A没有在时限内让M恢复记忆,A失去了有关恋人的一切记忆,A忘掉了M。

 

 

作者想通过这个故事表达:上帝喜欢把可爱的人搞失忆,但是可爱的人就算找不到记忆也能变成小天使(有病)

 

 

   

上午发过一次结果我下午才发现被屏蔽...第一次用有道云,希望一切正常QUQ能赶上24号真好嘿嘿

 

 

 

评论 ( 31 )
热度 ( 180 )

© 二百円咖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