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円咖啡☕

「俺は勝ち逃げするよ」

[Y2] 视力检查(上)

 

○眼科医S×近视患者N

○有广告植入

 

01

 

「都说了不用了……」

 

二宫并不情愿在好不容易没有课的下午被相叶拉来这里。大学的附属医院,洁白的楼道里弥漫着淡淡的消毒水味,其实他并不讨厌,不如说这种闻上去会产生干净感安全感的气味他都还蛮喜欢。

 

「你早就该检查视力了,然后配副新眼镜。」

 

相叶指着他鼻梁上那架黑框,左边镜片中央带着明显裂痕。从外侧看,就仿佛那只琥珀色的珠子带上了瑕疵,多多少少有点别扭。而作为从内侧看的一方,二宫并不觉得有什么不便。他知道这幅眼镜的度数早就不适合他了,看大部分东西时都要眯起眼睛才能够不那么模糊,其实有没有那一道裂痕都一样,习惯了之后,视野里正因为一直都有那一道白线才更加安定。只要没有到给日常生活添麻烦的程度,从经济角度来说,就无需再特意去买副新的。

 

「这是为了nino的健康哦,而且你以后要少玩游戏。」

 

被合租人好友相叶雅纪这么说了不知多少次,每次他也只是象征性地点点头,应着好了好了知道了,却并不会做出什么实际行动。直到相叶对他提起自己结识了医学院的朋友,后来他频繁地往医学部教室跑,再后来他说朋友的导师在学校附属医院工作,最后擅自做了检查预约。二宫就这么失去了一个与妖魔鬼怪们在液晶屏中厮杀的午后。

 

02

 

眼科在医院的6层,不高不低,出了电梯走一段路就是大厅落地窗。视野很好,刚好看得到对面他们合租公寓的阳台。

二宫往那边瞄了一眼,相叶上周莫名其妙地带回了几株小盆栽放在阳台,今天好像应该浇水了。

还有,蓝精灵胖次也该收回去了。

 

平时他来这里,最多也就是感冒的时候在2层的内科开点药,没跑到再高的楼层去。站在医生办公室门前,二宫止步,抬头看了眼门牌。

 

「樱井…医生。」

左眼的裂缝夹在樱井两字的正中央,二宫呢喃出声。

 

「樱井先生是我朋友的导师,很厉害的人哦,别担心。」

相叶笑着轻拍了拍二宫的后背。

 

轻轻扣了三声门,里面很快传出了回应。

 

「请进。」

 

像消毒水一样的声音。

他下意识地动动鼻子,嗅了嗅。

 

03

 

屋子里有两个人,一人坐着,另一人站在旁边。

相叶向站着的那人打招呼。

 

「小润,我带nino过来了。」

 

就算是视线模糊也能感受到的浓颜,像欧美人一样的深刻优美的轮廓。松本润这个名字二宫在相叶口中听过许多次,是他总挂在嘴边的医学部优等生朋友。坐在椅子上的人大概就是樱井医生,手中还拿着一册正翻开的书,只是站在门口处的二宫看不清他的五官。

 

对方合上了书:「是预约过的二宫君吗?」

比起刚刚隔着门听到的声音,消毒水味更重一些。总觉得能够让人沉静下来。

 

「啊是的。」

「请来这边。」

 

二宫一步一步,镜片另一侧的画面在瞳孔中映刻得愈发清晰。

樱井医生的表情是在微笑。

樱井医生的眼睛十分明亮。

 

对方站起身来,前倾着身子端详起他。

 

「镜片的状况看上去有点糟糕啊。」

「经常被人这么说。」

 

二宫捏了捏衣角。

樱井轻轻笑了。

 

「别紧张,放松一些就好。」

 

突然,左眼中央那条安定的白线开始轻轻晃动,然后慢慢离他远去。

眼镜被轻轻取了下来,樱井医生的手指稍稍蹭到了二宫边缘的前发。视野变得更加模糊,失去了线的二宫感到不安。他有些慌乱,用力眨了眨眼睛,眼前是樱井医生贴得很近的脸。

 

啊,好清楚。

因为距离很近的缘故所以十分清晰,好久没有这么清楚地看过别人的脸了。

近到甚至能够闻到他身上的香气,有点像用洗衣剂清洗干净后的白衬衫的味道。

很舒服。

 

看得久了他才意识到有些不自在,往后稍稍退了些。

樱井又轻轻笑了。随后为他把眼镜戴上,白线又回到了原本那个令人安心的位置。

 

「二宫君的眼睛很漂亮。戴眼镜真是可惜。」

「是吧医生,如果Nino摘掉了眼镜一定会比现在受欢迎得多!他的治疗就拜托您啦。」

「喂。不要说这种给人添麻烦的话。」

二宫用手肘顶了下身后的相叶的小腹。

 

樱井笑起来:「好,我会努力的。」

二宫赶忙道歉:「不好意思医生,不用在意他说的。」

他在心中埋怨着擅自摆出家长姿态的相叶。

 

「治疗是我的职责。二宫君跟我来这边。」

 

04

 

从办公室走到检查室,二宫跟在樱井身后,两人经过方才的落地窗。

 

面对初次见面的、既是医生又是教师的樱井,二宫意外地不感到拘谨。

或许交给这个人是没有问题的吧。

他对一瞬间冒出这种想法的自己感到惊讶。

 

「二宫君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吧,几年级?」

像所有与患者初次接触的医生那样,樱井试着问了些轻松简单的基本问题。

「三年。」

「比我想象中要大呢,还以为是新生。」

「这个也经常被人说。」

「噗,真坦率。来年就要毕业了啊。」

樱井笑了笑,又问。

「二宫君住哪里?听润君说你和相叶同学合租了公寓。」

「那里。」

「诶?」

 

樱井顿了顿脚步转身看他,二宫用食指指着对面的公寓。

 

「好近…以后可以常来呢。」

樱井望着那边,喃喃出声。

「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不要常来。」

「开玩笑的哈哈,不过首先还是要治好眼睛。」

 

二宫抬头看了看他,笑得很开心的样子。

 

05

 

检查室要大许多,那些器具熟悉又陌生,大概从入学身体检查之后二宫就再没见过它们。他坐下来,有些不情愿地将眼镜摘下,放到桌边。

 

「开始可能会有些不适应,忍一会就好。」

望着二宫皱起的眉梢和微眯的双眼,樱井露出稍微有点抱歉的表情,然后将手持遮板递给他。

 

啊,左眼视野消失了。

比起安定的白线,一片漆黑或许更加舒服也说不定。

二宫暗自想着。

 

抬起头,他觉得三米看上去很遥远,不管是那些排成小山的C型还是细细的指示棒,还是樱井医生的白大褂。

 

结果如二宫所想,左眼的视力比右眼要糟糕很多。眼镜度数早已与目前真正的视力程度有了相当的偏差,由于一直拖着没有做常规检查以及佩戴有磨损的镜片,视力恶化的速度比一般人更快。对现在的二宫来说,长期的治疗和保护才是最佳。

 

樱井把他的患者引到病床上躺下,从药品柜里取出眼药水。

 

滴下之前二宫紧紧闭住眼睛。

「不要害怕,别动哦。」

樱井的手轻轻按住他柔软的肩膀。

 

隔着衣物的触感使人安心,他稍微颤动的眼皮缓缓睁开。

 

06

 

在二宫闭眼休息的间隙,樱井一边为他做眼部按摩,一边继续和他搭着话。他能感受到他的指腹控制着适中的力道在自己的穴位上揉按,精油是洋甘菊气味,微微发甜。

 

「相叶君说你平时喜欢打游戏?」

……怎么什么都说啊。

「嗯。」

「要有节制哦,适当的休息是很重要的。」

「知道了。」

「还有平时要多吃一些对眼睛好的食物,胡萝卜、肝脏、青椒之类。」

「不喜欢。」

「那二宫君喜欢吃什么呢?」

「汉堡肉。」

「哈哈,好像小孩子。」

 

樱井爽朗地笑起来,手中的力道没太控制好。

「唔…痛,医生好痛啦。」

「抱歉抱歉,哈哈哈。」

 

药水的功效仍然残留,无法将眼睛睁开的二宫看不清治疗医此时的表情,只知道他离自己很近,只听得到他似乎很开心的笑声。闭眼躺着的自己或许被一直这么注视着,总觉得有些难堪,不,大概也并没有到那么严重的程度,只是有些不好意思。

 

耳朵微微发热。

快点冷却下来吧。

他暗自祈祷。

 

突然,按摩的动作停了下来,脸颊处传来温热的气息。

二宫紧张起来,屏住呼吸。

 

「樱井…医生?」

「二宫君,经常戴眼镜呢。鼻翼处的痕迹有点深。」

 

气息消失了,穴位又一次被舒适的力道揉按。

二宫松了口气。

原来只是在看痕迹。

 

「嗯,嗯。」

他赶紧回答。

 

「等下去隔壁配镜室选个镜框吧,虽然比不上店面里的花样多,应该也会有让二宫君满意的。」

「不用了。」

「诶?」

「我是说…交给樱井医生就好了。随便怎样都好,挑医生喜欢的也可以,还有眼镜盒也是。」

「哈哈,二宫君真是信赖我。」

 

「反正我不介意啦。」

二宫嘟哝着。

药水的清凉感没有那么冲了,他缓缓睁开眼睛。

 

07

 

「樱井医生怎么样?」

 

检查结束后回公寓的路上,相叶问二宫。

 

他瞅了眼自己拎着的满满一纸袋眼罩,回想起走出检查室时樱井医生对他说的话。

「眼药水你拿回去,玩游戏时间久了记得要滴。还有这个牌子的蒸汽眼罩不错,上次给了医院好多赞助呢,这些二宫君都带回去吧。每个周四下午我一直都会在,记得来复查。眼镜配好后我会让润君送过去,现在这副不要再用了哦。」

 

二宫回答相叶:「一个大话唠。」

「比你还像家长。」

他又这么补充了一句,随后推了推那副即将就要被换掉的眼镜,加快了步伐。

 

晚上相叶在阳台照料完小盆栽回来后发现自己的室友戴着一副眼罩趴在电脑前小憩,屏幕上并不是往常的游戏界面,而是google搜索。

 

「『让胡萝卜汁变得美味的方法』……」

相叶凑近,轻轻念出声。

 

呜哇——这绝对没有吧。

苦味都溢出屏幕了。

 

相叶肩膀一抖,咽了咽口水。                                                                                                                                                                                                                                                                                                                                             

 

08

 

第二天下早课后,相叶雅纪第一个发现出现在教室门口的松本润。

 

「今天不是找你啦。」

越过相叶,松本递给二宫一个纸袋,二宫道了谢接过。

 

不知道他会选什么样子的呢。

 

稍微怀抱着这样的一点淡淡的期待。二宫轻轻地拿下鼻梁上旧的那副。头一次,白线晃动着消失在左眼视线中的时候他没有感到不安。

盒子是大胆的迷彩图样,二宫对此有点惊讶。他怀着好奇,慢慢地打开它。

 

里面躺着的,是一副迷彩全框眼镜。

 

『……是不是我看错了?』

 

二宫和也合上了迷彩眼镜盒。

二宫和也第二次慢慢地打开迷彩眼镜盒。

 

里面躺着的,是一副迷彩全框眼镜。

 

『……哦。』

『……是有多喜欢迷彩啊。』

 

 

--------------------------------------------------------------------

○那个牌子叫做花王:) 

○bgm是gumi的视力检查,不过我听的男孩子翻唱版比较多XD

○胡萝卜汁恐惧患者是我:(

 

评论 ( 40 )
热度 ( 293 )

© 二百円咖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