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円咖啡☕

「俺は勝ち逃げするよ」

[Y2]视力检查(下)

○眼科医S×近视患者N

○有点模特

 

 

09

 

轻和的几声扣门让樱井的咖啡还没到嘴边就被放回桌子。他抬头看了一眼挂钟,午后2时。

比预想的要早。

 

「哦哦不错嘛,很适合。」

白大褂对戴上迷彩眼镜的患者绽放一个灿烂的露齿笑,扰乱迎面而来的低气压。

「哪里适合了……」

二宫无奈地小声嘟哝。

「嗯?什么?」

「不没什么。作为医生帮我挑选的谢礼,这个给您。」

 

手信被放到桌上。是楼下面包店的小牛角,外皮总是烤得酥脆,带着深棕色的诱人光泽,撕开后的内部柔软香嫩。樱井一直都很喜欢,只是他常加班到很晚,每次经过时要么闭了店要么只能看到写着售罄的纸板,多少有些遗憾。樱井摸摸袋子,应该是才烤出来还不久。

 

「一起吃吧。」

 

10

 

二宫设想的画面是一边说谢谢一边接过樱井医生递来的咖啡或水。可现在道谢的短语因为看到玻璃杯中的橙色液体而卡在喉咙里。

 

「那个,医生。这个不会是胡萝…」

「不是。」

立即而迅速的回答。

「少骗我。」

二宫表情复杂地盯着手中的杯子,樱井忍笑拍了拍他的肩膀。

「嘛嘛,你就当被我骗了,尝尝看。」

 

二宫突然想起相叶以前给他喝过的老家带来的神奇茶叶,那是令他永生难忘的痛苦回忆。健康的味道仿佛大多数都不怎么讨他喜欢,只是眼前这个总会比那个要好。

算了,大义凛然一遭。

 

咕咚。

 

诶?

好像没有那么…糟糕。

意外的还好。

二宫迅速舔去嘴巴上还残留的一点,向得意地笑着的眼科医投去疑惑的目光。

 

「加了柠檬和梨,二宫患者特制版本。」

「这样…」

「很好喝吧?」

「嗯,不坏…」

 

对特制二字变得格外敏感或许只是因为自我意识过剩,二宫突然有些不好意思,默默地大口喝起来。

咕咚咕咚,见了底。

 

11

 

「感觉如何,新眼镜?」

「很清楚。比之前清楚很多。」

「那就好。」

 

眼部按摩时,萦绕在空气中的依旧是微微发甜的洋甘菊气味。

 

「说起来从大厅的窗户能看到二宫君家的阳台呢,经常看到相叶君出来照料植物。」

「嗯。」

二宫闭上眼睛漫不经心地应着。这样的状态过于舒适,若能一直这么放松下去该有多幸福。

「啊对了——真是夸张的图案啊,那个。」

 

二宫疑惑了几秒,不知道他指什么。

啊,蓝精灵。

「……不是的!那个、……」

动摇的头部明显地暴露出心情,而后被樱井柔和又有力地安抚住。

「哈哈哈开玩笑的,其实很可爱哦。」

二宫觉得自己是被耍弄了,一时羞恼,不想再同他讲话。任他揉按着大大小小的穴位,总之舒服就是。

 

只是当樱井的手指碰触到自己的面部皮肤时,二宫能够感受得到,那是一双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他情不自禁地握紧了自己的。

像小孩子一样的,肉乎乎的手。

 

对食物的喜好,对内衣的品味。

这张脸,这双手。

 

「二宫君像小孩子一样。」

 

稍微会有点不甘心。

其实不想被这么说。

其实不想被他这么说。

 

12

 

从那个午后开始,经过落地窗时看向对面就变成了樱井翔的习惯。

 

今天是1点关灯休息。

稍微有点晚啊,对身体不好。下次该说说。

 

今天晒了姜黄色的T恤。

经常看到他穿这件,看来是真的很喜欢。

 

不过自从上次讲了以后就再也没看过内裤晾出来了。

残念。

早知道就该不讲。

 

同事有时候会对盯了对面公寓好久之后偷笑的樱井投去奇怪的目光。之后他们还注意到每每周四,樱井医生的心情就会格外好。他会在榨汁机前堆满各类果蔬,像做实验一样亲自尝试不同味道并乐在其中,之后也会在看文件时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

这种状况持续了几乎整个九月份。

 

每个周四去买一小袋牛角包变成了二宫和也的习惯。

 

面包店的老板认识了他,每次都冲他笑着打招呼,偶尔会把一杯喝的或是一份糕点当作赠品回馈给这位常客。如果是喝的,二宫会麻烦他换成热拿铁,然后自己再买一块芝士蛋糕;如果是糕点,二宫会麻烦他换成轻芝士,然后自己再买一杯拿铁。

 

「我喜欢这种搭配。」

他记得某次复查时樱井不经意对他这么提起过。

在眼部按摩的这段一刻钟不到的时间内,他们的话题总是很平淡和普通,二宫却从不觉得无聊。他们会扯到许多事情,无论关系性远近。他并未特意要去记住聊天内容,但这段短暂的回忆却总会当他在别处看到相关的东西时即刻浮现于脑海。

 

樱井的这个喜好有种成熟的大人感,二宫会对这样的地方格外在意,甚至抱有着一点小小的憧憬。

 

除此之外他还多了一个习惯,只是自己没有注意到。

不过被相叶看在了眼里。

那就是他会经常透过公寓阳台的窗户,望着对面白色建筑的6层发呆。

 

13

 

大雨。

夏末秋初,在这种季节变换的时候突降阵雨也不奇怪。二宫望着窗外不小的雨势有点发愁,看来只得在图书馆多呆一会。

不知道相叶带伞了没,印象里他有说过今天和松本出门。拿起手机走到自习室外,二宫拨通了号码,对方却抢在他前面急急忙忙开了口。

 

「喂?nino你没事吧没有淋到雨吧?」

「嗯,我在图书馆。倒是你没事吗?这一阵下得好急,你在外面?」

「放心放心我和小润在一起,他有带伞。」

「那就好。」

「等等?图书馆七点就闭馆,这雨…停不下来的吧。」

「唔…」

 

二宫看了一眼时间,六时半。一层大厅服务台的备用伞不用想也知道早就被借光,现在只能祈祷这雨能够及时停下来,或者只是再小一点也好。

这么想着的中途,远处雷声轰鸣得更凶。

 

「等下……小润说樱井医生在学校,nino你乖乖在那里等着不要走哦,我们让他帮忙送伞过去」

 

樱井二字让二宫的脑子一个激灵。

 

「喂,等等!不用了,我说不要让医生过来你听到了没,喂喂?……相叶君?」

「……嘟嘟……嘟嘟嘟」

「……」

 

搞什么啊这个人。

总是这么自作主张。

 

14

 

「二宫君!」

二宫觉得樱井声音中的消毒水味仿佛在雨中扩散地更加浓烈,要不怎么会沿着他的耳朵溜进鼻腔和喉咙,刺激他的腺体,使他发声困难。望着从远处撑伞跑来的熟悉身影,他胸口一紧。

 

 

「……谢谢你。医生。」

「你啊,应该早点打电话给我的。」

樱井跑得有些喘,语气中带了点埋怨。

「对不起,这样麻烦你。」

 

「要是再多依赖我一点就好了。」

「诶?」

「没事,我们走吧。」

 

一路上无心说话,二宫将伞柄握得出奇地紧,松开时才意识到手心全是汗。直到两人走到公寓门前,雨势也丝毫不见减弱。

 

「进来擦一下吧,医生。」

樱井没有拒绝。由于来时跑得急,头发和衣角都湿了些。

不过这倒并非他不拒绝的理由。其实樱井对这个自己一直忍不住偷偷观察的住处心怀好奇,只是没想到会以这样的形式突然到访。

 

「抱歉,地方很小,又乱……真是的相叶氏那个人,袜子也乱丢…」

二宫一边慌张地道歉一边引樱井进门,倒了热水又拿来毛巾。樱井边擦头发边笑:「被二宫君这么照顾,有点不好意思。」

二宫一时想不到合适的回答。回忆起来,一直以来受尽照顾的人明明都是自己,心中虽感激,却从未有过特别的违和或不安。突然他有些厌恶自己,那个视安逸与恩惠为理所当然的自己。

 

「啊,那个好久没有看到了。」

顺着樱井的目光望过去。室内晾衣架上挂着昨天洗好的内裤,这次是五角星图案。

 

……眼科医的视力也用不着这么好吧。

 

15

 

「医生,你吃过晚饭了吗?」

「还没,一开完会就接到润君电话,说你被困在图书馆了。」

「那我去做点什么吧,虽说味道或许比不上餐馆。」

「诶,可以吗?」

「嗯。医生想吃什么?」

「那蛋包饭好了。最近很想试着用番茄酱在上面写东西。」

 

料理对于父母都是厨师的二宫而言从来不是难事,加上有个除了麻婆豆腐以外都不怎么擅长的合租人,下厨房这种事情向来由二宫包办。家庭料理的香气很快溢满屋子,两份卖相极好的蛋包饭被端上桌,在樱井称赞的间隙里二宫找出番茄酱递给他。其实有点好奇对方要写什么,不过被叮嘱了不准偷看,二宫也就乖乖地把头撇到一边。

 

「完成!」

红色在松软的金黄色蛋皮上很醒目,一个写着『ニノ』,另一个写着『LOVE』。

 

二宫不知道这要从哪里开始吐槽比较好。

 

「二宫君选一份吧。」

「……不管选哪个都会不好意思的吧。」

「那我就先选这个了。」

 

樱井拿过写着料理人名字的那一盘舀了一勺,心满意足地咽下肚子。

「好吃!」

 

房间窗户由于下雨的缘故紧闭着,空气在本来就不够宽敞的空间里撞击摩擦,变得粘稠闷热。

二宫默默低头,小口地把自己那份送进嘴里。

 

是很好吃。

啊,自卖自夸了。

 

镜片被蛋包饭的热气蒙上一层雾,二宫正要摘下去擦,手的动作停在了半空。

准确的讲是被停。

 

樱井抓住了他的手腕。

 

16

 

二宫君的耳朵从不会说谎。

樱井时常这么想。

 

每每交谈时他故意说了让他窘迫的话,他的耳根就飞快地变得赤红,抿嘴的频率也会随之加快。上唇瓣薄而小巧,轮廓精致。就是这样的嘴唇被它的主人不经意地,轻轻抿着。

 

二宫本人大概没有意识到,樱井想。

不管是他的这些自然生理反应,还是他做出这些自然生理反应时的诱人之处。

就像周四午后刚刚烤出炉的小牛角。

只不过在樱井眼里,前者要香甜百倍。

 

没有自觉的人会给人带来很大的困扰。

而意识到感到困扰的人是自己这一点并没有花费樱井太久时间,只是有所意识之后的日子在当事者本人毫无自觉的情况下分外难熬,甚至让他产生了某些医者失格的想法。

 

比如可以的话,他希望他的患者永远不要摘掉眼镜。

这样他就能在午后的治疗时间里独占他。

他希望他漂亮的茶色眼睛只让他一个人感到困扰就好。

 

现在也是。

他坐在离他很近的地方,耳朵的颜色像他写在蛋包饭上的LOVE。

 

差不多快要到极限了。

 

17

 

回过神来的时候眼镜被摘掉了,二宫整个人被罩在阴影里。

是樱井医生。

 

再靠近的话,或许就会变得难堪。二宫不愿意那样,他想趁着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还未被听到之前逃开。如果不是从嘴唇传来的柔软触感让他的大脑一片空白,无法动弹,他想他就能做到。

樱井的身上还带着治疗室里的消毒水味,尽管已经很淡,可在这样的距离下还是能够嗅到一些。平时那双温柔地替他按摩为他消除疲劳的手,现在有力地抓住他的手腕。没有涂抹任何精油,甜味却从嘴唇的碰触间传至大脑。樱井闭着眼睛,他才意识到自己平时没有发现,原来他的治疗医的睫毛可以投出这么深的阴影。

 

为什么呢。

亲吻这个举动对于樱井医生来说的意义是什么呢?

脑海深处涌出许多疑惑,但二宫发现自己并没有哪怕一点去思考的余地,他找不到它们任何一个的答案。他只知道自己不想拒绝,就算隐藏不了胸中的躁乱轰鸣,也似乎不那么重要。这是二宫第一次意识到,原来碰触是一件那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到了真正可以侵蚀理智的地步。以前他只在书中看到过,还曾暗自嘲笑那些文字空有一腔虚情罢了。

 

二宫想自己可能很喜欢这个亲吻。

喜欢到快要哭出来的程度。

 

他颤抖着合上眼睛。

 

蛋包饭的酸味、甜味、咸味。

消毒水的味道、雨水的味道、粘稠空气的味道。

 

樱井医生的味道。

 

18

 

不戴眼镜,在这么近的距离看樱井,对二宫而言上一次还是在初次见面的时候。不同的是医生的眼睛里面现在好像有了许多他无法用语言表达清楚的东西。滚烫的耳朵被他在心里暗自感叹了无数次好看的手抚上,被碰触的每一寸皮肤都像要烧起来。

被贴得很近,二宫连呼吸都小心翼翼,他等待着樱井说点什么。

接着他第一次听到他把声音压得这么低哑。

 

「我啊,有时候真的很嫉妒相叶君。和你生活在一起,每天都可以见面,被你照顾起居。刚刚进来这里的时候,嫉妒得快要发疯了。」

二宫愕然。眼前的樱井露出了他从未见过的苦涩表情,说着和平素那个温柔有礼的医生形象截然不同的话语。

「我有希望过,如果二宫君的视力永远也不要好转就好了。这样就能一直与你见面,在医院,在检查室,在属于我的空间里。像这样治疗你,碰触你。」

樱井用大拇指摸了摸二宫的颤抖的嘴唇,那处刚刚被自己给予了温暖印记的地方。

 

「……樱井…医生」

「作为医生来说,真是太差劲了。」

樱井低下头,前发散落,把眼睛藏在阴影里面。

 

不是的。

你是最好的医生。

你比谁都要在意我,你比谁都温柔。

 

好想告诉你。

有好多想要传达的东西。

此外应该还有些什么才对。

 

「我喜欢医生。」

 

二宫伸出双手拉住樱井的前襟,慢慢靠近。他重复了一次刚刚樱井对他做出的动作。

然后迅速分开。

感到惊讶的人这回换了一个。

 

「所以……就算视力永远都不好转,也没有关系。」

双颊绯红。茶色玻璃珠里面盈着水。

樱井想这是他见过的最干净美丽的眼睛,他不知道多少次在这里面看到了最真实和丑陋的自己。以后或许也会继续看到,但现在似乎不该在意那些。

 

眼科医轻笑起来,勾起手指刮了下近视患者没有架眼镜的鼻梁。

 

「喂,别说傻话。」

 

19

 

翌日清晨相叶才回来。

 

「我回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早。」

「医生?!」

「嘘——不要吵醒nino。」

 

樱井把食指放在嘴边示意相叶小声些,说罢在意地瞅了眼里屋的卧室。所幸二宫还像个小动物一样在被子里缩成一团,睡得香甜。

 

「呜哇——动作太快了吧医生。」

相叶一边脱鞋子一边感叹。

 

「嗯?」

樱井笑眯眯地歪了一下头。

 

20

 

深秋。

通往附属医院的道路上铺满金黄的银杏叶,这个季节特有的臭味提醒了眼科医樱井翔将白果归在时令果蔬内。保持了很久的习惯依旧没有变,今天在上班途中他开开心心地买了许多带过来,不由分说地把它们加入榨汁机。

二宫和也的视力已经好转许多,复查的次数在逐渐减少,但往眼科跑得却更加频繁。

 

坐在樱井的办公椅上自在地转着圈,二宫撕下一小块牛角包往嘴巴里塞。他另一只手中拿着玻璃杯,冲樱井晃了几下。

 

「医生——医——生——今天这个太苦了,我不喝。」

「这位患者,真的不能再加蜂蜜也不能再加砂糖了!这是为了你的健康!」

面对总是对胡萝卜汁提出不满的二宫,樱井真的很急。

「当初你还没追到我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在回荡着争吵声音的办公室角落里,偶尔过来探班的相叶雅纪戳了下正帮导师整理资料的松本润。

 

「小润啊,他俩一直是那个样子的吗?」

「嗯,差不多吧。」

「太过分了!我也要求视力检查,松本医生,我看不清东西,我需要治疗。」

「……等你的视力比我差了再说吧。」

 

 

END

 

○关于迷彩镜盒和迷彩全框眼镜。我去yahoo搜了一下,其实真的没有很糟糕,反而意外地都很可爱XDDDD

 

○关于让胡萝卜汁变得美味的方法。来自可爱的@thesecond2,有幸在(上)的评论里收到了她超棒的观后repo,比一颗大❤,感谢!TvT

 

○关于梗。这次真的用得太多了…不论如何实现了某人要写『LOVE』的愿望((。

 

○关于bgm。原曲虽然是gumi,但我最喜欢优十翻唱的piano ver,太喜欢了,没有之一。真的非常非常温柔,让人想要哭泣的那种TAT如果大家愿意听听就太好了

 

 



(これです。m(_ _)m)

评论 ( 32 )
热度 ( 296 )

© 二百円咖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