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円咖啡☕

「俺は勝ち逃げするよ」

[Y2] 假如猫从他的身边消失了(上)

○黑猫侦探助手S×不动产福尔摩斯N

○前期设定参考藤堂步,会有些病娇黑化,慎 

○脑洞来源:

 

pic via HOME'S official twitter

 

 

 

午后。

 

「あゆみ,拜托把今野女士的资料拿给我。」

「喵」黑猫叼住一沓资料从堆满文件的桌子上轻盈跃下,柑橘皮颜色的领结系在它脖颈处。

「啊,谢谢。」二宫伸手接过,他靠着椅背将头上仰,敲了敲由于过久工作而酸痛僵硬的肩膀,对着高举起来的资料眯起眼睛喃喃:「28岁,独身。距离工作的医院近,浴室面积要大,要有和室书房……嘛,三天之内就能搞定吧。」

将资料放到一边,二宫朝电脑屏幕上显示的网址主页皱了皱眉,轻轻滑动鼠标,点开委托信箱的一条已读。

「相比之下,棘手的是……这个啊。」

身份信息一栏只写了姓名性别,联系方式一概没留下。预约时间赫然写着明日0时更是叫人疑惑,作为自主营业的不动产屋,二宫的大部分工作时间都要迎合客人,可大半夜要见面谈房子的情况还是很少有。此外更让他不解甚至困扰的是物件要求一栏上的『我想要贵事务所。』

「你说到底这位客人到底是来委托还是来抢我饭碗啊?」

二宫抱起黑猫,蹭蹭它柔软小巧的鼻子。

「我说nino,问了它那么复杂的问题也不会有回答哦。话说回来为什么要给公猫起名叫小步嘛,像女孩子一样。」

二宫轻轻将猫咪放下,望着对桌说这话的相叶,露出有点不满的表情。

「有吗,我觉得蛮适合,而且看上去它也不讨厌。还有,相叶氏——要叫社长。」

「是是,社长。」

 

 

一年前。

 

在租好的房子门前出现流浪猫这种事情并不在年轻社长的计划内,比起友人相叶,二宫自认为是不擅长应付动物的那一类,无论长期养育或暂时照料。相比多管闲事把来路不明的猫咪带进家门,显然送去宠物收容所才是上策。猫咪很瘦弱,右前脚似乎还受了点伤,只有一双眼睛锐利而冰冷。

「咕噜噜——」

姑且…先喂点东西吧。

然后在三人会社的办公室内,黑猫拒绝了主任相叶雅纪吃剩下的定食屋炸鸡便当外带和顾问大野智热爱在海钓时随身携带的鱼肉香肠,社长亲自倒了点稀释过的牛奶放到它面前,它才勉强舔了几口。

他们都以为它是肠胃不好,难养。

直到后来,在大桩业务的庆功宴上它吃掉了昂贵的刺身,在二宫抱着它去宠物生活馆时它全程只死死盯着那袋店内最高价的猫粮。

「好了好了,我买就是。」

当自己是贵族哦,真是不可爱。

 

相比初次见面,猫咪的身体状况好转了许多,右脚的伤也已痊愈。二宫试着伸手揉揉它的脸颊,它没有躲闪,眯着眼睛一副很舒服的样子,任他摆布。

「好吧,也有可爱的地方。」

「喵~」

「暂时住下也不是不行,因为你一看就是被送进收容所之后会擅自跑出来的类型嘛。」

「喵~」

二宫后来觉得这可能是他迄今为止做过的最明智的决断,作为二宫的助手,小步为营业额作出的贡献绝对胜过他另外两个员工。

相叶经常这么说:「小步和nino其实很像,所以nino才会那么喜欢它的吧。」

二宫笑了笑:「哪里像?阴沉的地方吗?」

「喵——」

它把尾音拖得很长,有点像人类伸懒腰时发出的声音。不知是对相叶还是对二宫的回应,表示的是否定又或是认可。

 

 

深夜。

 

窄窄的街道里静谧昏暗,亮着灯光的除了拐角处的便利店,就只剩下HOME’S事务所的二层。渐渐入秋,夜风吹着落叶扫过地面发出干燥的沙沙声,此时在屋里也能够听得清楚。其他人下了班,办公室里只有等待着预约客人的二宫和小步。

小步从另一侧跃到缩在沙发里小憩的二宫身上来,用爪子轻扯他的衣领,二宫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

「フフフ,别闹啦」

他翻个身,温柔地捞起它,他们靠得很近躺下,二宫盯着它漆黑的眼珠看了一会。

 

「很像……吗」

 

回忆起来,他也曾被说与某某很像,不过那是很久远的往事了。

那个与猫咪同名的某某。

 

 

中学。

 

二宫和也以为自己不会同藤堂步有任何交集。

他的座位就在他后面,而却像是以他的座椅后背为界,划分出两个格格不入的空间。温柔可靠的带领者,被簇拥着闪闪发亮的中心人物,没有人会不喜欢这样存在的藤堂步。二宫并不讨厌他,只是不愿去跨入那个近在咫尺的空间,也从没有想过要去成为簇拥他的一员。有人因此说二宫无趣和阴暗,他也不反驳,就只默默低头与游戏机相亲相爱。

 

于是有好事者欺负二宫,往他的鞋柜里放满了恶意的小图钉。他看到后并没有非常惊讶,只是小心地把它们扫进垃圾袋,准备丢掉。原本对二宫而言它并不算什么大事,如果不是因为这一幕被刚好经过的藤堂步看到。

 

藤堂问他对于犯人是否有头绪,二宫只默默摇头。

他说要报告老师,被二宫制止;他说要帮他调查,被二宫拒绝。

为什么二宫和也不会生气也不会害怕,他太想知道答案了。

于是他硬是拉着二宫跑到控室去看了鞋柜处的监视录像。犯人的脸被映得很清楚,是同班的男孩。

二宫隐约记起,他曾说自己无趣又阴暗。

 

翌日午休,二宫趴在桌上浅睡,前座依旧被很多人簇拥着谈笑,而他反而习惯了在这样的环境下休息。直到一声惨叫把他吵醒,揉揉眼角,他看到簇拥者们都陷入惊慌,其中一个孩子手里拿着菠萝包,松软的面团被血液染成可怕的鲜红,他的嘴中血肉模糊,痛苦地大叫,血液还在疯狂地涌出来。

是那个犯人。

然后有什么东西从他口腔中掉落,最后摇摇晃晃地停稳在二宫桌脚边的地板上,发出清脆的金属碰撞声。

是一颗图钉。

悲鸣四起的缘故大概是,它隐藏在菠萝包里,被咬下后便深深穿戳了那孩子的唇舌。

 

二宫惊讶地看着他,周围的人仍被笼罩在惊恐的余韵中。藤堂迅速站起身关切,要扶那个受伤的孩子去保健室。在他们走出教室前,二宫注意到藤堂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

他在笑。

二宫的背后顿时渗出冷汗。

 

他突然回想起来,上周他在文具店里看到过藤堂,那时候他也在笑,是和刚刚如出一辙的笑容。 

是他做的。

因为那个时候,藤堂手里拿着的是一盒图钉。

 

班主任川口老师来调查这件事的时候,那孩子哭诉着说所有的一切都是由于自己不小心,他用痛苦的表情拜托川口不要再追究。

于是这件事情被当作怪案,不了了之。

只是后来二宫再没听到过别人说他无趣阴暗。

 

他渐渐地会和藤堂说话了。

有时候他上课盯着自己前面的那个后脑勺发愣,川口老师会把他训回神来,打趣说是不是藤堂君的头发里住了马里奥,二宫君才会看得入迷。众人哄笑,二宫赶紧低下头,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脖子。藤堂转过头来,也对着他笑,但是那笑容很温柔,温柔到让他耳朵发烫。

之后藤堂说想和他一起吃午餐,他也答应了,偶尔他们还会一起去买面包与饮料。坐在室外台阶上,二宫看到藤堂在暖和的阳光下闭着眼睛,风吹过时带动了他柔软的头发和微颤的睫毛,这时候他就会忘记那天藤堂扶着流血的少年走出教室时对他露出的表情,也会忘记他一直埋藏在心底的,隐隐约约会涌动而出的,对他的恐惧。

 

后来发生了一起事件。准确的说,是一桩丑闻。

 

2月14日。

香甜的可可味在冬日空气中游动漂浮,撩拨了中学生年轻浮躁的心。班上有个姓水泽的女生,怎么说呢,就像是每个故事里都会有的那种甜美清纯系校园偶像。这天的偶像在课间的一举一动都受到瞩目,大家都很好奇是谁会被幸运女神眷顾,让她把自己的巧克力递给他,哪怕是义理的也好,也足够让人飘飘然好久。

午休铃声响起,二宫打算去生活部买今天的炒面面包。他还未起身离座,水泽就在旁人不思议目光的注视下,踱着娇羞的脚步来到他桌旁。

 

「二宫君,这个希望你能收下。」

巧克力包装的束口处绑着一只可爱的蝴蝶结,颜色粉红,如此刻水泽的脸颊一样,甜美而羞涩。

藤堂转过身子,这里聚集了周围男孩们惊讶又嫉妒的情绪,二宫却一脸惹了麻烦事的表情。这让他不禁捂住嘴,为了不使自己感到好笑的表情暴露得太过明显。

二宫淡淡地说了句:「抱歉,我不习惯吃甜食。」

 

水泽的表情写满难堪与尴尬。避免自己真的笑出声,藤堂对二宫岔开了话题:「你先去买面包吧。川口借我的CD,再不还他就要找我麻烦了。」藤堂比了个抱歉的手势,拿出一盘CD朝他挥挥,「玉置浩二,那家伙很喜欢的。」

二宫回答句知道了,目送他走出教室。接着就站起身打算要去解决午饭,杵在他桌边的水泽此刻回了神。

「抱歉二宫君,下次我会——」

「不必了,但谢谢你这么费心。」

擦肩而过时,他用只有水泽听得到的声音又说了一句话。

「而且你有要送的人吧。」

 

次日早晨,二宫起得有些晚。赶到学校时已经响起铃声,他一边担心着会不会被川口说教,一边小步跑着上了台阶,空气中的可可味道已经没有昨天那么浓烈。

不过还是很寒冷。

 

但奇怪的是并没有人乖乖坐在教室里准备上课,笑声、讨论声、尖叫声在走廊的告示板前爆炸开来,学生们聚集在那里,明明情人节已经过去,他们还是喧闹又快活,似乎在举行某个活动祭典。二宫在拐角处看到藤堂站在人群最后方,他看不太清楚他的表情,藤堂像是在笑,像一个在剧院座席上欣赏演出的看客。注意到二宫走来,他把交叉在胸前的双手伸了靠近他的一只出来,象征性地打个招呼,然后朝告示板努了努嘴,似乎是在邀请他同他一起观看这场演出。

二宫稍带着不解,向他示意的方向望过去。告示板最中央的位置,贴了一张照片。

是川口老师和水泽同学,他们在CD店的角落里,牵手和接吻。

 

那一天,水泽的座位一直空着,川口也没有来上课,换成了其他代课教师。所有人都没了看书的心思,他们吵闹着,如夏日的蝉不合时宜地复活。

然后终于有人问道:「究竟是谁贴的啊?」

「ゲゲゲ、ゲゲゲ」

二宫的右后方突然传来令人不自在的声音,是那种作恶得逞之后的下品笑声,经常会出现在电影中治安不良的街道上。

笑声的主人随着声音的节奏耸动肩膀,更让二宫觉得不适。是个不良,袖口脏兮兮地泛着灰黄,衣领也翻得很乱,二宫记得他似乎叫石井,经常被川口拎到教室外头教训。

 

「是你吗石井!」

「好厉害,怎么拍到的」

「石井君真大胆,干得漂亮!」

学生们叽叽喳喳地炸开,迅速朝石井的座位蜂拥而去,吵闹着尖叫着,有掌声和口哨声。二宫知道这个班级里又多出一了个被崇拜者,一个热烈又骄傲的自我英雄。

不过一切都与他无关就是了。

「ゲゲゲ、ゲゲゲ。」

只是石井的笑声实在是很难再让二宫能够舒服地呆在座位上,他推开椅子,慢悠悠地从前门走出去。反正他与这场狂欢无缘,也没人会在意他是否要加入。二宫给自己塞上耳机,搓着冰冷的双手向卫生间走去。

 

推开厕门出来时,二宫看到藤堂也进来了。他倚着墙壁用充满玩味的眼神看他,一只脚抵住墙面,二宫只淡淡瞥了他一眼,随后走到洗手台轻轻拧开水龙头。水流很细,缓缓淌过他的手背,顺着指缝流到掌心,最后滴落在池内。

「不觉得有趣吗?」

藤堂轻轻笑着看他。

二宫没有回答。直到他洗完手,流动的水声随着他拧紧水龙头的动作而消失。这里很安静,除了他和藤堂,所有人都在教室内聚集成一团一团的,为这场突如其来的丑闻而躁动喧闹。对其他人而言,这是个节日。

能听得见水滴声。

二宫想组织一下语言再开口,毕竟他也不想用「你指什么」这种蹩脚的伪装来回应这位聪明过头的朋友。

又滴了几滴水。

「是你做的。」

他马上就换了种说法:「一切都是你做的。」

藤堂愣了愣,随即笑出声。

 

「不愧是nino,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的?」

「大概是从你说要去还CD的时候开始吧。」

「真聪明啊。」

「你故意在她面前说川口喜欢玉置浩二,昨天是情人节,你还猜到他们会在CD店幽会。」

「更正一点,不是猜,是确信。谁让水泽是个懂得讨人喜欢的孩子呢,她才不会错过这种能给她营造气氛的小情报。还有,是我的推荐哦,北面那个平时就人很少的CD店。」

藤堂用拇指蹭了蹭嘴角,似乎想把忍不住上扬的弧度压平一点,不那么明目张胆。

「nino知道那里吗?其实是不错的地方,我很喜欢那儿,老板是我的熟人。」

「照片是你托熟人拍的吗?」

「不是哦,是我亲自的作品。就像这样。」

二宫有些诧异地转身看他,双眼对上镜头的一瞬,有了藤堂按下快门的声音。

「真是张好照片。」

 

藤堂对手中的相机露出止不住的笑意,为自己的作品而陶醉。画面中定格的少年双手湿漉,由于寒冷的缘故,指尖和关节都微微发红。像初次离群的幼鹿,眸子里只带着最单纯的惊讶疑惑,还有一抹不安。

二宫回想起早晨他看到的,贴在告示板中央的那一张。照片里的川口和水泽在交换亲吻,他们牵着彼此的双手十指环扣,专心而投入。背景里有一张玉置浩二的海报,ワインレッドの心,气氛温柔而静谧。摄影的人选了很好的视点角度,令它看上去并不像偷拍。二宫想了想他们的师生关系,想了想那首歌的歌词,顿时觉出一股有意传递出来的讽刺。而藤堂始终挂在嘴角的笑意又不禁让他感到,说不定那并非讽刺,只是摄影者喜欢用这种手法去营造意境罢了。

而发出那种下品笑声的家伙,是拍不出这样的照片的。

 

「我把照片放到了石井课桌里。你知道吗,那家伙看到它时的表情有多么惊慌多么恐惧,那双脏手居然在发抖。真想让你也看看。」

藤堂大笑起来。

「但他只是因为过于兴奋而已。」

二宫平静地说。

「没错!全部是因为他的兴奋,果然你是能够明白的。那个蠢货以为自己是拿到头条新闻的幸运儿,就像第一次看到高级奶酪的阴沟老鼠。」

二宫无言,他能理解藤堂所说的一切,他能在脑子里描绘出那个画面。

「可石井是个胆小鬼。所以啊,在他还不安着的时候我这么对他说了:摘掉她纯情的假面,揭露他背德的本貌。你就是大家的英雄。」

二宫想象着他靠在石井耳边低语这番话的模样,像一个为迷茫着的罪人指引前路方向的温柔教父。他明白,他想要他做那个把奶酪带给同伴的老鼠,然后成为一个享受着众星捧月的、再低级不过的英雄。

 

「你知道吗,后来他贴上去的时候根本没有犹豫。」

而二宫不会去品尝这块奶酪。

 

接着藤堂讲了更多的事情。

是他把图钉送给那个后来流了血的可怜的孩子,并欺骗他二宫患有尖锐恐惧症;是他告诉水泽,如果挑个男孩示好交往,就会很难有人去想象和怀疑她与川口的关系;而说CD是从川口那里借来的也是谎言,只是他自己的东西而已。

其实对于这些,二宫多多少少能够猜到。只是经由他当面对他说出口之后,他一度忘记的、一直埋藏在心底的对他的恐惧,终于还是冲破了束缚,一口气渗透出来。

但二宫始终清楚,就算藤堂不这么做,那孩子也早就想要对他恶作剧,水泽也早就想找个不起眼的人来做掩护,时间的问题而已。藤堂只是伸出手,在背后轻轻推了他们一把。

他有些无力地靠在洗手台上。

他的双手已经干了,水龙头上悬挂着的水滴摇摇欲坠,隔了很久很久,缓缓掉落。

 

「是吗。」

二宫的嗓音有些沙哑。

 

「nino觉得如何呢?这是我的作品。」

「你和我是一类人,我早就这么想过了。」

藤堂一边这么说一边朝他走过来,二宫感到冰冷的手心里开始有汗珠渗出,只是汗珠的温度也是冷的,好像扎堆成一簇簇的小冰碴,边缘处锋利,刺得他疼。

「大概没有错吧。」

 

「可是——你的作品,只是自我满足。」

他凝视着藤堂漆黑的眼珠,停顿了一会,又补充。

「是我们两个人的自我满足。」

所以是时候该结束了。

 

二宫看到对方拿着相机的手垂了下来,好像放弃了某种东西一样。藤堂沉默着走到他身侧,也轻轻靠在洗手台边。他的视线落在他们的室内鞋上,鞋尖处是橡胶质感的红色。只是穿得久了,旧了,颜色变深,不再明亮了。像是酒红色,像是歌中唱到的,那颗将要燃尽消失的,酒红色的心一样。

 而他现在终于明白,二宫和也是全世界最能够理解他的人。可无论他做什么去寻求他的共鸣,他也永远不会成为他作品的一部分,永远不会成为和他一样的创作者。

 

他苦笑了一下。

「明明我们那么像。」

「是啊。」

看了一眼二宫微微发红的手指,藤堂从裤兜中掏出一罐热乌龙茶塞到他手里。是学校贩卖机里卖的那种,每日午休他们共处时,二宫经常会买来喝。

二宫有些惊讶地抬头看了看藤堂,他已经起身走到门口。

 

「最后有一件事还是想说——」

藤堂背对二宫。

稍长的发尾与黑色针织衫的衣领相互摩擦。他伸出苍白的右手摸了摸脖子,声音压得比平时更低些。

「nino能和我一起吃午餐,我很开心。」

 

二宫双手捧着那罐热乌龙茶,怔怔地看着黑色的背影消失在门口。

好暖和。

 

第二天,二宫的前座上坐了班级上的其他孩子,藤堂步没有出现。

再也没有出现。

当他着急地抓着其他人问「藤堂去哪里了」的时候,对方只是一脸茫然地回答:「我们班没有叫这个名字的学生。」

 

这里没有人认识藤堂步,没有人见过藤堂步。

对了,他说CD店的老板是他的熟人。

 

二宫翘了课。

他跑到北边去找那个鲜少有人问津的CD店,风把他的全身都侵蚀得麻木。夜色在午后4时左右就已经缓缓笼罩街头,他还是不想放弃。他想起那罐热乌龙茶,想起藤堂的背影,又在店面错杂的街道上不停地寻找起来。直到在某处看到某个场景的瞬间,他停下脚步。

藤堂是站在这里拍的那张照片。
找到了。

 

老板坐在柜台里面抽烟,抬头看了眼喘着气跑进来的二宫,随后慢悠悠地点点烟灰。他起身走进里屋,过了一会,又拿着些东西走出来,把它们轻轻放到他面前。

「小步留下的。」

二宫看着桌上的东西,是藤堂昨天拿着的相机,是他说要还给川口的CD。

 

CD的名字是あなたに。后来二宫一个人在房间里不知道听了多少遍。

至于相机,后来他把里面的胶片取出来拿去暗房冲洗,当看到成像的时候,二宫怔住。

原来藤堂从很久之前就开始拍他的照片了。

 

二宫偶尔看着那些照片们想,如果他没有消失,说不定会成为一个出色的写真家。

照片中的二宫,或近景或远景,无一例外都是一个人,无一例外只有他自己。

在台阶上坐着吃午餐的背影,课间趴着休息的后脑勺,美术课上做黏土的手,撑伞在站台边等电车的侧脸,待到棒球部员训练结束后偷偷来到场地里面练习投球的身影,弹吉他时不自觉带上微笑的嘴角。而最生动的,果然还是那一天在洗手台前,他瞪大眼睛看藤堂的惊讶表情。

直到现在,二宫也时不时会想,如果那个时候的自己能够早一点察觉到他的心情,会不会在他留下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冲过去抱住他,会不会就能够阻止他的消失,甚至会不会后来的照片就会某些发生变化,比如由二宫和也,变成二宫和也与藤堂步。

 

之后二宫听说川口提交辞呈也离了婚,回到老家,没有谁再见过他;水泽一家搬去了札幌,在新的学校里,她似乎依旧是甜美清纯的人气者;而石井本人热烈而骄傲英雄情怀和其他人对他的崇拜并没有持续太久,他们换了新的担任后,他依然还是那个经常被叫去职员室训的不良。

 

一切如常。

 

只是二宫偶尔会盯着水泽之前的那个座位发呆,回忆起她坐在那里望着川口讲课的神情。他忍不住想,是不是他也用了和她类似的眼神,去注视着那离他很近的,藤堂的发尾和后背。

最后他所拥有的关于他的一切,就只剩下老旧的CD和相机,还有当每每走过学校贩卖机时,就要看一眼有没有人买热乌龙茶的这一点可笑的执着。

 

 

 ---------------------------------------------------------------------

 

TBC

 

作为一个上篇而言或许有点长,所以能看到这里实在是感谢。

无论如何都想要把中学时代交代完,就一口气写了……下篇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orzzz

 至于文中提到的ワインレッドの心(酒红色的心)和あたなに(献给你),有兴趣的gn可以去听听看,都是玉置浩二桑的歌,非常的温柔,我很喜欢T T

写到石井的笑声时用了“ゲゲゲ”来做拟声词,是出自前一段时间的SP多拉马《模仿犯》,水谷姐姐和ken酱的那部,也是非常棒的作品,推荐!

  

 

 

评论 ( 21 )
热度 ( 202 )

© 二百円咖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