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円咖啡☕

「俺は勝ち逃げするよ」

[牧春/中岛小牧] 春風 (01)

△设定参考《ON 异常犯罪捜査官 藤堂比奈子》和《图书馆战争》

 

【01】

 

*

小牧干久从图书馆走出时已是傍晚,2月的气温冷到让人不愿在外多停留哪怕一秒钟,但他加快的步伐并非朝向住所公寓,而是相反方向的精神科诊所。午休时接到中泽毬江母亲的来电,内容大致是因工作抽不开身,所以拜托他今晚去诊所接女儿回家。

 

「那么,就拜托小牧啦。大雄医生之前说诊疗的第一阶段就快结束,本来还想和医生谈谈那孩子的情况,看来今天也不成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透露着些许担忧,小牧不自觉地抿了抿发干的嘴唇。毬江目前正在接受心理诊疗,理由和自己多多少少有些关联。

 

图书馆的监视影像清楚地拍到了犯人的痴汉行为,恬不知耻的手握着小巧的智能手机,将手机摄像头朝上,接着缓缓地移动到了中泽毬江的裙底。犯人的脸大半被口罩包裹住,黑色的针织帽隐藏了发型,只露出浑浊不堪的双眼。其实影像的清晰度也并没有高到那种程度,但至少在小牧干久看来,那双眼睛是浑浊不堪的。

从小被自己疼爱着长大的邻家妹妹,如今却在自己的工作场所受到如此遭遇。

 

「好的,请您放心。我会把毬江接回去的。」

 

犯人至今仍未被捕。图书队调查了过去三个月的监视影像,发现作案是从去年年末开始的,中泽毬江也并非唯一的受害者。犯人专挑具有某种身体障碍的女性作为犯罪对象,像是拄着拐杖尚在复健中的女大学生,或是手臂缠着绷带的骨折病患,又或是像中泽这样戴着助听器的少女。受害的女性们在发现痴汉罪行后无力抵抗且羞于声张的模样,也清清楚楚地被记录了下来。

中泽毬江自那日起再没来过这边的图书馆,甚至不愿去学校,也不肯见她一直以来都依赖着的小牧干久。借来的书已经到了归还期限,中泽家收到了图书馆多次催促归还的来电,直到小牧亲自去中泽家拜访,只听到她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传来断断续续的哭声。

 

不可原谅。

午饭是梅子饭团,小牧咬下一口,盐渍过的梅干散发出酸涩,一瞬间由舌尖扩散至整个口腔,咽喉处的温润空间仿佛变得湿冷。

 

7点,冬日早早地迎来黑夜。小牧掏出手机查看中泽的母亲发来的邮件,再次确认地址信息。

「个别诊疗室,心疗内科医,中岛保…」

小牧默念着写在讯息最后的名字。说起来,午休时中泽的母亲在电话里说的好像是「大雄医生」。

真是奇怪的绰号。

 

 

 

­­­­*

中岛保的个别诊疗室不大不小,室内的颜色基调以浅黄色和象牙色为主,门的对向是一大片纵开式百叶窗,透过窗子可以看到道路另一侧的公园草地。室内空调的暖气开得很足,搭配柔和的间接照明,这里仿佛是个与窗外严寒冬日绝缘的温室。

放学后,中泽毬江便会来到这里接受日常的心理治疗,每星期大致2~3次。到今天为止,这样的治疗已经持续了三个星期。自初中三年级时患上突发性听力衰减,由于听不到自己的声音,担心掌握不好说话的音量会给他人添麻烦,她便不愿在人面前开口讲话,交流时尽可能用手机打字和读唇语的方法取而代之。

 

-『大雄医生,今天是小牧哥哥来接我回家。』

中岛保身体前倾,靠近屏幕推了推眼镜,视线停留在毬江手机屏幕上的「小牧哥哥」,眼睛随即因温柔的笑意而变弯。

「哦!是毬江你总提到的那个小牧哥哥吗?」

少女用力点了点头,看上去比平时更加开心的样子。

 

中岛保回忆起,两星期前,中泽毬江曾经是这样和自己介绍小牧干久的。

-『小牧哥哥温柔又帅气,他是图书队的队员哦。』

图书队员吗…中岛愣了一下,立刻又用平常的口吻问到。

「那么,毬江喜欢小牧哥哥吗?」

-『最喜欢了!』

毬江以比平时更快的速度敲打着键盘,迅速地给出了坚定的回应。这是她来到诊疗室后第一次露出笑容,中岛略感惊讶地微张着嘴巴,他看到她的眼眸中闪烁着只有这个年纪才有的光芒。她在诉说着什么呢?中岛心想那大概是害羞、胆怯、勇气交织融合出的一种妙不可言的情绪吧。

是中泽毬江的爱慕之情。

 

 

*

图书队员。

中岛保上一次和这个群体有所接触是在三年前。

 

自从被名义监禁在『精神·神经研究中心』(SNRC)中,中岛保每日与研究作伴,偶尔会接到来自警视厅的委托文件,希望他协助异常犯罪的调查。如此日复一日,而谁也没有料到,这个表面上主要涉猎精神疾病和神经疾病的研究机构,会在某日遭遇媒体良化队的突击搜查。

实际上在SNRC里接受隔离矫正的人,多是和中岛保一样犯了罪的天才科学家或者无法定罪的异常犯罪者。机构的特殊性质和研究者们的特殊身份,使得研究成果无法通过正常渠道作为媒体出版物发表。因此一切的资料与论文等,都由机构单独进行保管。良化队则正是抓住了这一点作为把柄,对SNRC所管理的书籍与研究资料进行了集中收缴,而一些试图反抗的研究者,被扣上妨碍公务执行的罪名强制带走。图书队在中途赶到时,机构的设施已经被摧毁了大半,双方斗争激化到顶点。

 

「已经获得了开枪许可!这些人本来…该说是这群家伙,配不上称之为人…啧,关在这里面的家伙们,都是踩着不知多少条人命活到今天的。」

 

良化队长官的命令声中充斥着激愤。接着,就有枪声响起了。

 

中岛保躲在自己的研究室里发抖。他用消瘦的身躯将研究资料紧紧抱在怀中。

中岛心里十分清楚,良化队长官说的并没有错。被关在SNRC里面的人,就算死掉了也不会有人在意,从走进这里的那一刻起,他们就与外界断绝了联系,一切的社会地位与身份象征都被彻底抹去,无从查证。SNRC所管理的书籍与研究资料也是一样,悄无声息地诞生于此,现在,又要被浓重的黑暗剥夺而去。

 

但唯独这个,绝对不可以被夺走。

这份资料,不是制裁的象征,也称不上是犯罪的证据,而是中岛保扭曲的内心映射。

 

「我无法原谅那些犯罪者。只要活着,说不定有一天灵魂就会获得救赎,我无法忍受这点。但不知从何时起,我心中的正义感与使命感,道德与伦理,都被支配犯罪者生命的快感所取代了。」

 

枪声越来越近了。上一次听到枪声是何时呢?对了,是被那个叫东海林的刑事救下的时候。

曾经犯下的罪行,又一幕幕在眼前闪现回放。他潜入犯罪者的大脑,按下他们的开关。

绝对不可以交出去,绝对不可以再有人重蹈自己的覆辙。如果不能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那自己这被人所救、苟活至今的生命,又算什么呢。

中岛将资料抓得更紧。冰冷的汗珠不断从纤细的脖颈渗出,浸湿了白色衬衫的衣领。

 

「喂!没事吧!」

 

房间的大门被猛地冲撞开来。中岛保眨着发红的眼睛,没有余地去调整急促的呼吸,呆呆地坐在地上,望向突然出现在门口的人。

 

「不要担心,我们是关东图书队的防卫部特殊部队。快点和我来这边!」

 

被自称是图书队员的高大男人一把拉起,中岛保除了将自己全权交托给对方,别无选择。

 

这是中岛保和小牧干久的相遇。

 

 

 

*

小牧干久走到诊所三楼的尽头房间前,轻轻敲了敲门。

 

「啊,请、请进。」

 

没等他触碰到门把,门就从里面被打开了。

 

门后探出一颗顶着蓬蓬黑发的脑袋,浅蓝色的衬衫外罩白衣,圆框眼镜后面的眼神清澈而温柔。眼前这个青年看起来比自己更年轻一些,怎么说呢,这种结合得恰到好处的清洁感和笨拙感。真的就是从哆啦A梦里走出来的野比大雄成年版。

 

「大雄…啊不是…中岛医生,对吗?」

 

因脱口而出的失言,小牧不禁用手指将围巾向上提了提。

 

「是的。我是中岛保,中泽毬江的心理诊疗师。」

 

中岛憨憨地笑着回答。

 

「晚上好,小牧先生。」

 

 

Tbc.

 

评论 ( 6 )
热度 ( 70 )
  1. 甜圭用记名监狱二百円咖啡☕ 转载了此文字
    牧春衍生 中岛保(ON 异常犯罪捜査官 藤堂比奈子)/小牧干久(图书馆战争) 01 02

© 二百円咖啡☕ | Powered by LOFTER